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对外婆的悼念  

2007-12-19 01: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可爱的外婆终于死了,享年84岁。

 

前几天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外婆病危,要我回家乡看她一眼。然而医生都说她没治了,我回去又能怎么样?何况她儿孙成群,实在并不缺少我一个。于是终于没有去。

 

今天接到妹妹短信,说外婆已经下葬。真快!从此我熟悉的那一个老妪,真的作别人间,成了古人。“作古”这个词,小时候听到,哪里能理解它内涵的精微。长大了才明白,人的生命一旦消失,就确实成了历史。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它并不忙于送往迎来。

 

我记忆中的外婆是个很懂得享受生活的人,然而生活得并不优雅。每天凌晨,星光熠熠的时候,她就要和我母亲拖着板车去酱油厂装酱油,然后运送到市内的各个商店。酱油厂在原来的爱国电影院对面,当年上小学,放暑假的时候,我也经常去给她们母女俩帮忙助推。满载一板车酱油出来向南,有一段坡,行起来很吃力。推上去之后,我们就会放下酱油车,到路边的冷饮店喝一杯冰水,顺着喉管灌下去,直凉到心脏发紧。这是我记忆忧新的一个享受,也许,我每每要求加入她们推酱油的队伍,仅仅是为此罢!

 

那时的外婆也有五十五岁左右了,这项劳作,她一直干到近六十岁,有一次被车把撞断肋骨才退休。或者不应该叫退休,因为她并不享受这个共和国的任何劳动保险和退休金。

 

每天拖着空板车回家,外婆就会坐在院子里,点上一支香烟,惬意地过把瘾。没有的时候,则拿出三角钱,叫我去对面的小杂货铺:“买包庐山,剩下的钱归你。”庐山烟大约二毛五分钱,偶尔她会抽四毛一的壮丽,那是极少数,抽大前门的时候更是屈指可数。我为什么对她抽烟的事如此记忆忧新呢?可能因为在她能有兴趣抽烟的年代,还那么生龙活虎的缘故罢。人谁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永远生机盎然?当然,这是妄想。近十来年,我每次回南昌去看她的时候,她都像一只虾米,蜷曲着在灶台上忙碌,热情地招呼我吃饭。她早已不抽烟了,而还热衷抽烟的时节,她的腰曾经是挺得那么直的。

 

时光催人老,岁月忽晼晚!

 

抽完烟的外婆,会极快投入到操办晚饭的行动中去。她还有极爱的娱乐,比如看戏。我就跟着她看过很多戏。和我母亲拖酱油的路上,经常会经过电影院。如果看见想看的电影,就会事先买好票。回家后,快速料理完家务,就会偷偷出门,去享受这一天中难得的愉悦。而之所以要偷偷的原因,在于外婆要瞒过外公,母亲要瞒过我。

 

我外公是个有点吝啬冷酷的老头,还是个醉鬼。整天骂骂咧咧的,外婆一生简直就是他的下饭菜。所以,要出去看电影,必须躲过他。至于我,年龄还那么小,母亲不带我去,说得过去吗?有一傍晚,我看见这母女俩穿戴整齐出门,就赶忙尾随在后,走到半路,她们大概也发现我的跟踪,不时停下来往后看。我则即时隐没在电线杆后,等她们张望一阵继续前行,我再继续尾随。我想造成这样一种既成事实:一旦到了电影院门口,再赶我就来不及了。总不能你们俩不看电影,跟我一块回去罢?你们给我这个小孩补张票进场,是完全做得到的。这个得失你们自己能掂量。

 

事实也的确证明了,她们帮我补了一张儿童票,让我得以看到那场著名的《月亮湾的笑声》。

 

外婆最爱的电影是越剧《红楼梦》,还有《三笑》,前者尤甚。有一个夜晚,我看见她和母亲静静站在对面一户人家的窗外,鬼鬼祟祟的。于是蹦蹦跳跳跑过去,问母亲:“妈,你们站在这干什么?”母亲说:“不要吵,听广播《红头梦》。”南昌话“红楼梦”三个字很容易听成“红头梦”,这让我感觉很无聊。这个电影我是听说过的,因为外婆已经看过它三十遍,不知为何还这么有瘾,深夜跑到人家窗外听录音剪辑。我正无聊地要抛开,突然听见外婆痛心疾首地说:“包车走了。包车走了。”这叫声惊动了屋里人,一个人头从窗户探出来,看见外婆,好像恍然大悟,笑着说:“进来听嘛!进来听嘛!”

 

外婆赶忙推辞:“不了不了,快圆(完)了。”后来我回忆外婆那句“包车走了”,一直不明白什么意思,大概“包车”就是“宝钗”罢,我想。

 

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开始播出的时候,我才明白,外婆的喜欢《红楼梦》,其实是叶公好龙。很明显,她根本看不懂这个电视剧,对里面千头万绪的人物关系不知所措。她所喜欢的《红楼梦》,不过是宝玉、黛玉、宝钗的三角关系,以及尤三姐自刎谢情人这样的爱情故事。当我知道她原来和外公就是姑表兄妹结婚之后,更加清楚了这一点。

 

抛弃了《红楼梦》的外婆,七十岁开始信奉了耶稣,每个周末,她都要去东湖边的基督教堂去参加礼拜。原先目不识丁的她,也买了一部繁体字版的竖排《圣经》,一个字一个字地往下读。大概人的年龄大了,做人的时日愈少,离鬼的时日愈近,愈想在精神上寻找一个寄托。靠着寻找精神寄托的伟大毅力,这个七十多岁的刘媪很快自我完成了扫盲工作,甚至还能写繁体汉字。这不能不让人感叹人类对自我生存意义的怀疑和悲哀。

 

然而,她这种追随上帝的虔诚之心,遭到了我那醉鬼外公的粗暴干涉。那个据说年轻时像个“书生”的醉鬼驼子,是这样辱骂外婆的:“你这个老╳,你说你的基督是在十字架上死的。方志敏也是在十字架上死的,那方志敏也是基督了。”

 

外婆只能无力地反驳:“我不跟你这个老东西说。你根本就不懂。我跟杰鹏说,杰鹏懂。”她把求援的目光望着我,我能怎么办?只能哭笑不得。

 

最近几年寒假回南昌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外婆家的墙上已经没有更新的耶稣受难相。后来就连以往的也不见了,也不再见外婆读《圣经》,教堂也不去。曾经试着问过一次,外婆隐约地说:“你外公不允许。”这个理由似乎不够,因为信奉基督是一直受外公反对的,然而她一直坚持通过《圣经》成功地进行了自我扫盲,绝不会因为此就放弃信仰。也许,是衰老的外婆日渐没有精力去教堂,也没有精力应付外公的蛮横所致。

 

不知她临终的那一刻,是否想到了基督。如果是,那就幸福了。活在这世上,无论信奉什么,有个信仰就行了。

 

我对外婆的前半生是空白,只知道她很小就当作童养媳嫁给外公,经常受婆婆的打骂。后来躲避日军轰炸,在江西境内四处逃难,后来通过引车送油的挣钱糊口,一直处于劳顿之中。好在于劳顿中,她能找到自己的快乐,并生了七八个孩子。对她来说,生命大概是不算虚度的。谨以此铭结束对外婆的怀念,愿她的灵魂永远受到仁慈地母的呵护:

 

产于乡鄙,饮食计粒。流离赣汭,奔飞斯急。新鼎肇造,灾荒荐集。

于彼人生,所求盖寡。颠沛道路,宛如骡马。红楼三笑,泪珠频下。

衰年惶恐,向彼耶稣。半世文盲,一朝蠲除。遭夫不造,向壁而嘘。

今魂归泉壤,壹郁且发抒与?宁永归虚无。

 

                                           2007年12月17日于北师大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