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冻疮  

2007-12-28 20: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生冻疮的,总之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为之所苦。

 

小时候南昌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记忆中萦绕着雨雪霏霏的景象。而我妈妈有洁癖,虽家贫无洗澡的方便,却逼着我隔三岔五地换衬衣。裸露全身本来就寒冷不胜了,何况新换的衬衣是那么的冰凉。我要挟妈妈,换衬衣可以,得给我两角钱。妈妈经常是无可奈何的就答应了,现在想起自己的这番无耻,觉得有点心凉:如此怙脏不悛,道德上怕是有些问题罢。

 

冻疮在冬天内的某个时候悄然而至,起先是沁骨的寒,不知不觉,就觉得关节不便;继而是麻痒,好像血液成了棉絮;继而肿胀,由红而青紫,而溃烂,终至于不可收拾。

 

相比其他肉体的痛楚来说,冻疮似乎不值一提,无奈它持续时间长,整个冬天都在它的笼罩之下,生活因此如此阴郁。曾经,每天早晨,我都把肿胀的手掌泡在热水之中,然而毫无用处。它依旧肿胀,并向溃烂的方向高歌猛进。

 

有一个和冻疮有关的细节,让我记忆忧新。那是小学五年级,已经是“东风吹来满眼春”了,我手背上溃烂成坑的冻疮还没有消失的迹象,这让我焦急而且不安,只怕同坐的漂亮女生会对我“另眼相看”。有个晚上,当我把手背用肥皂洗得干干净净时,没过几天,奇迹发生了,冻疮很快结痂,脱落,痊愈,正式走进了色彩缤纷的春天。回想起这件事,我有点犹豫,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怨恨妈妈:她为什么只知道逼着我换衬衣,却不强迫早点我洗去手背上厚积的垢甲。

 

冻疮带来的肉体痛苦,倒也罢了。它给予我的精神痛苦,才是罄竹难书。肿胀而青紫的手背是如此丑陋,它让我在写作业时,不得不用手背压住作业本,以免让老师和同学怪讶。由于年复一年冻疮溃烂的侵辱,我的手背疤痕累累,以致羞于被人看到。至于脚上的冻疮,也不让人省心,常常就让我恨不得削足适履。这里还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也是小学五年级的某一天,因为脚上冻疮的肿痛,使我在被窝里长吁短叹,自怜自艾,最后决定逃课。谁知决心甫下,房门吱呀一声就被推开了,我的小学同学名叫小龙的走了进来。丢下一句话:“蒋老师叫你去上课。”然后扬长而去。

 

蒋老师的蛮横有目共睹,十二岁的我哪惹得起,于是只好穿上鞋,一瘸一拐地跟在小龙后面,向学校走去。这堂课是测验,我饿着肚子,忍受着可恶的冻疮,一如既往地做出了我现在估计都做不出的数学题,其中一道二十分的附加题,全班只有我能解,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那时的我,怎么如此聪明?另外,在如此寒冷的冬日,为什么蒋老师硬要派一个学生,走上十分钟路把我从被窝里叫出来参加数学测验,是不是求贤若渴,一定要亲眼见我一展身手?

 

冻疮就这样一直死皮赖脸地伴随着我结束高中生活,大学里我开始住校,不用天天早起冒着凛冽的北风上学,冻疮才以一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落寞心态和我告别,后来到了北京,在充满暖气的屋子里,哪里还会有这厮的立足之地?它是彻底地歇菜了。

 

俗话说,乐极生悲。前段时间由于浸泡冷水较多,阔别十七年的冻疮似乎蠢蠢欲动,有让我领教“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恳切,我当然不想和它破镜重圆,最近下决心不近冷水,庶几可以摆脱它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