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库切的《青春》  

2007-12-09 15: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先看过库切的《耻》,虽然感觉写得还不错,却远远低于我的期望,所谓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作品也并不让人惊艳。当时一起买的还有一本他的《青春》,这几日想读读小说,于是懒懒地拿了来看,却很快吸引住了,一页页饶有兴致地翻下去,而有时竟舍不得很快看完。这种囤积居奇的情况,在我身上是很少发生的。

 

也许有些人就是天性凉薄罢,所以他们会希望自己天生就是孤儿,希望可以顺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而毋需承担任何责任。库切从他厌恶的种族歧视的南非逃离,来到伦敦当一个小小的计算机程序编写员,他憎恨故乡,希望母亲永远不要联系他,就当没有他这个儿子。他说自己不是个正常的人,他母亲应该接受这种不正常,有了他的弟弟就行了。他甚至希望大西洋的海啸摧毁他成长的那块非洲南端的大陆,他绝不会为之掉一滴眼泪。这让我感到很亲切,因为我当年所想的,库切几乎都写到了。我们很多人大概都曾经有过自己是石头缝里迸出来的想法,那是在我们的大脑被所谓的理想之河淹没的时候,虽然这也无非是脑子进水。我们青年时期的理想,大多也和库切一样幼稚而激切,和理性无缘。他希望苏联人的伞兵在南非蔚蓝的天空降落,将那些白人一个个拉到墙角,排成一排枪毙——我从中实在看到了一个神经质的自己,也是二十岁左右,天天躲在被窝里发疯地想女人;对政治一窍不通,却简单而狂热;想象自己是东胜神州花果山那只吸风饮露长大的猴子,谁的也不欠;以为困境是暂时的,自己终会青史留名。唯一不同的,就是从来没想过辞掉一份光彩照人的IBM的工作,天天跑到大英图书馆去看那些华而不实的文学书。也许这就是库切终于成名,而我等鼠辈仍然必须在每天食堂开饭时,屁颠屁颠跑去吃着那样一份蝇营狗苟的套餐的缘故罢。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蝇营狗苟的生活!我曾经生活在正统而伟大的教育之下,念小学就时常在《中国少年报》上看到无数西方青年吸毒、嫖妓以及跳金门大桥自杀的故事。我那时殊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悲惨的国家,还活着那样悲惨的人民。直到我迈入像库切一样的青春年龄,对于他们这种悲惨的生活,也还是抱着不很怀疑的态度,虽然那时我也经常穷得没有菜吃。我上大学的时候。班上有足足七个个子很矮的同学。足足七个,和那个白雪公主童话里的七个小矮人吻合。经过一段时期的熟络,我从他们嘴里套出他们都有在青春期顿顿吃着烂咸菜的经历,比我过之而无不及。这让我渐渐对某些事产生了怀疑。奥威尔说得好:“说真的,只要不给他们比较的标准,他们从来不会意识到自己受压迫。”我们曾经就是这样从不怨天尤人的群体。我怀疑,也正是因为此,限制了我鼓起和库切一样的勇气。他没有吃不饱饭的记忆,虽然他长大后也有谋生的忧虑,但和我一样日日陷于死亡的忧虑中相比,和我“且消今日敢论旬”的忧虑相比,毕竟还是逊色了一筹。何况——此外,他还正有着和有过不少女人……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写一写我的青春,我有足够好的记忆,也有足够好的文笔,却没有足够好的驾驭这记忆和文笔的思维方式。当然,我还可能缺乏足够的胆量剖析我灵魂中的怯懦和“无耻”,否则我今天就会开始动笔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