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近代文人印象之七——梁启超  

2007-10-23 01: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梁启超的政论文,是那种叫我时时要“废书而叹”的东西。因为读不了几行,就要停下来,遐想一阵,热血沸腾一阵,叹息他的文辞博敏,似乎拨开了心中多年的迷雾。“废书”这种动作,司马迁好像做过多次。大概可证明他的性情。到班固,这动作就似乎没有了,《汉书》中找不到一例。也许,测量一个人感情是否胜过理智,观他读书时,是否会经常把书暂且扔一边。算个至为简便的方法罢。

 

年少时读《少年中国说》,倒没有多少被打动。只是觉得他后面的韵文,琅琅上口,羡慕他的辞采华丽。到得现在,觉得写韵文到那地步,似乎并不要多少本事。看看古人的墓志,一直到近人如陈三立、杨树达等,哪个不会在“志”后面来一摞有韵的“铭”呢?即便是自己,觉得苦思冥想一阵,也并非办不到。当然,他可能比别人写得快,写得好一点而已。

 

可是写得快就要不菲的热血去浇灌,这是我读他的文章,时时要废书而叹的原因。岂但我,鲁迅、胡适、毛泽东等,这些后来的豪俊,当时都为之呜咽气结,揾血相视,觉得只有这个人成为总理,国事方可有为。而这位新会的才子,也很满足地说,我的笔锋常常挟带着奔放的感情,对读者有别样的魔力。是的,的确。至今我读他的《论自尊》、《保国会演说词》诸篇,时时中断而叹,就是明证。他的谈到当时各强国国民极为自尊,都觉本国可以啸傲于世界,而中国国民精神委顿,以苟全性命于乱世为满足,不由一唱三叹,排比如江河直泄,感慨如杜鹃哀鸣。我能想见他当时奋笔疾书的样子,人说林纾以古文译书,文不加点,为天下第一快笔。但我想,他不可能比梁启超更快。那动辄数万字的文章,一气而下,如乃师康有为给清帝上书一般,完全靠着气血驱动,拟之于林纾翻译小说的靠爱情抑或稿费驱动,终究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梁任公先生毕竟只是个文人,掉进政治中,就象他自己所说,政治乃“天下极秽之域”,“猥鄙奔竞、险诈苟且、阘冗势利之境”,以他火一样的性情,自然是永远胶滞而不得便利,最后屡屡被袁世凯玩弄于股掌。他自己终于也明白了,干脆发文声明,今后专门研究学问,继而躲进清华园,披起学术的华衮,成了国学研究院的四大导师之一。这样一个人,在国外逃亡十四年,白费了许多光阴,最终只能与青简终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我对梁启超的《清代学术概论》之类并没有留下多少印象,很显然,谈论清代学术,章太炎比他更为够格。只在学海堂读过一点朴学的梁启超,和西子湖畔那位俞樾的高足自然不在一个层次。读了章太炎的《清儒》一篇,我什么类似的东西都不想看了。且不说那醇雅古文的诱惑,带动胸中的博学多识。这是梁启超比方不了的,以梁的驳杂学问,加上被热情的流逝冲走了魅力的文笔,能让我有多少会心呢?总之,废书而叹这动作,我再也没有过。当然,我可能太接受了章太炎,而对梁任公先生有些偏见。虽然章太炎也以革命家自居,但他骨子里比康有为、梁启超师徒显然更看重学者的冠冕。他和长沙的叶德辉曾私下里这样揶揄那对师徒:

 

叶德辉:“康有为根本不懂学问,又自以为是,我懒得理他。梁启超还算谦虚,曾向我讨教,掌握历典章制度该看何书。”

章太炎:“哈哈,你怎么回答?”

“我叫他看《文献通考》。”

“哦,怎么不教他看《通典》?”

叶德辉不屑地一笑:“以他现在的水平,读《通典》还不配呢。”

 

在他们眼里,名震天下的康、梁就像可笑的文盲。这样的轻薄,在我看来,连陈衍和钱钟书在《石语》中对黄节“才薄如纸”的挖苦都未必赶得上。但我始终认为这样的刻薄是没有意义的,我想以康有为的抱负,绝不会以作一个优秀的学者为鹄的。那么,评品他学问的好坏实在没有意义。梁启超也如是。

 

古往今来,最能显示文人性格的无过于诗歌了。梁启超的诗完全没有范式检格,和文章一样,全凭热血驱动。那自然是缺乏诗味的。我不喜欢太放纵的诗体,当然,如果能象李贺那样奇想罗天外,自然也无不可,可首先得有那独特的才情。然而,这世间只出过一个李贺。还好,梁启超并没有那样豪放地把“词”这种形式也加以改造。虽然他的词也不曾让我心动过。可是他的集句联有,那其中展现了一个和政论中的豪放格格不入的梁启超。

 

临川可奈清癯,第四桥边,呼棹过环碧;
此意平生飞动,海裳影下,吹笛到天明。

 

歌扇轻约飞花,高柳垂荫,春渐远汀洲自绿;
画桡不点明镜,芳莲坠粉,波心荡冷月无声。

 

纯粹是姜夔的意境,甚至这后面一联的六个句子,都是姜夔的词句集成的。那种幽冷清空,竟然潜藏在这位热血才人的心底。也许这就是人心难测的另一种解释罢。

 

梁启超的墓地在北京西山的植物园,我曾经找了很久。在大片的松树之间,清幽寂静,大概是他生前看好的。在那冷冰冰的大理石盖下,埋葬着岭南的一缕毅魄雄魂,曾有过那样惊天动地的文章。这是我一意要跑来看看的原因。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