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1)  

2008-03-02 19: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回到家乡,路过绳金塔,又想起童年在这条街上度过的时光,不觉有些慨然。

 

绳金塔的斜对面,是煌上煌的总店,南昌有名的卤制品品牌。那上面就是我外公外婆居住的地方,这个店面,也是我外公和他三个儿子的房产。以往每到新年初二,我们都会跟着父母去外婆家,这天大家都来,算是新年的聚会。然而去年冬天,外婆已经不在了,楼上只剩行将就木的外公一人,以及他三个儿子中的某一个(在外婆死后,三个儿子就相约以日为计,轮流去照顾外公),我就觉得没劲了,毫无爬上楼去探看一下的欲望。

 

不知这是不是我为人的凉薄,似乎也不是。因为在他们眼里,女性是算不得真正的家族成员的。我妈妈从来没在他们家族中占过一席之地,“不出代表,不纳税”,我自然也不会认同他们。

 

外婆的观念自然也是如此,只不过,在她传统观念之外,还保留着相对较多的亲情。童年的时候,我经常是饿着肚子去上学,偶尔某个舅舅会叫住我,给我盛一碗饭,浇上一大勺带着绿油油葱花的豆腐汤,那是我回想起来永不可再得的美味。现在怎么做,也做不出来那种味道了。不过这种事要是被外公知道了,他必吵得沸反盈天。我只是他的外孙,除非我父母给他伙食费,否则没有理由施舍我。如果是他的孙子,我的舅母就会理直气壮地说:“他不是你们刘家人啊!”这时候外公只有闭嘴。去年我外婆病危的时候,母亲曾打电话叫我回去一趟,我心里觉得不以为然,送终的自有她的孙子,你赶去,人家还未必领情。当年我考上大学的时候,舅母曾开玩笑对舅舅说:“你们家这一代总算有人上大学了。”舅舅就不假思索地说:“他又不姓刘。”是的,这确实不一样。有人看见我怀念外婆的文章,讽刺我说“根本对外婆没感情,只是凭着文人的多愁善感写一篇祭文而已”,在此我为自己辩解一下,我不是。

 

对童年的美好印象,仍旧有不少和外婆相关,看起来似乎矛盾。或许罢,人的思维常常是矛盾而丰富的,要看纯粹的人,大概只有去京剧样板戏里去找了。

 

早年绳金塔这条街上,外婆家的门牌叫“朝阳巷89号”,街道两旁住的全是引车卖浆的“贱民”,屋后的女主人叫桂花,男主人许久不见露面,忽有一日突然出现了,据说是劳改释放,家里人都叫我要小心他。他的罪名我现在还记得,叫“投机倒把”,但当时,我一直以为是“偷鸡打靶”,偷鸡好理解,打靶则莫明其妙。这家还有个老太婆,天天坐在五年的老柳树下晒太阳,每到夏天,柳树下就垂着一缕缕的丝线,吊着虫茧,剥开后,乌黑的毛虫便会大梦初醒,舒展肉滚滚的身子,爬了出来,非常吓人。附近一些无聊的人也会聚集在大柳树下,至于干什么,我忘记了,总之似乎也没干什么,因为每年的光景毫无变化。有时看考古发掘报告,出土的秦汉工具,和我小时候见到的普通人家的工具有何差别?从秦汉到清末,中国的物质文明又有多大的变化?或许多少有一点,但都是像蜗牛似的量变。这就是我童年时对周围环境的感觉之一,七十年代末的中国就是那么死气沉沉。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