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赤壁之战(6)  

2008-03-30 15: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政坛老手吴氏

 

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得听周瑜的建议,去问问母亲。对于母亲,孙权一向敬畏,且不理解自己怎么会是这个女人的儿子。处死王晟宗族的时候,他也被带到刑场上观看。他还依稀记得小时候,亲眼目睹王晟和父亲孙坚正式订交,结为异姓兄弟的场景。王晟带着他的妻子来了,和父母两个相见,互告年庚,酹酒酬酢。是的,大汉的风俗,两个男人之间,如果只是嘴巴上说的交情,而不互相出见父母妻子的话,那就不会是真正的交情。只有让妻子都互相拜见了,那才说明,他们将来有着共同保护对方家族的义务,这是大汉世间不成文的规矩,是约定俗成的道义,绝不应当违反。可是母亲却赤裸裸地把它践踏了,而且践踏得那么无耻且肆无忌惮。他不懂得母亲的心为什么那么恶毒,这不是那个当年和王晟的妻子一起对饮欢笑的母亲,那时的她,看上去是多么温柔婉顺啊!

 

尤其是,他哥哥孙策强迫王晟亲眼观看自己妻子宗族处死的惨状时,他母亲还假模假式地劝慰王晟。这超出了“恶毒”两个字所能评价的范围,那么该用什么字来形容呢?

 

想起这些,他就觉得一阵干呕。母亲是个极有心计的人,他相信她的冷酷是天生的。他听说过母亲为什么会嫁给父亲孙坚的旧事。当年孙坚听说母亲有美色,就派人求婚。母亲的吴氏宗族一家都觉得孙坚为人狡猾残忍,纷纷提出反对意见。母亲却说:“诸君既然知道孙坚的为人,却拒绝将我嫁他,不是给宗族自取祸衅吗?为了宗族的安全计,还是让我嫁罢。如果他对我不好,那也是我的命。”

 

那不是她不甘于接受的命,而是她的愿望,她的愿望就是要嫁给父亲那样凶狡的人,通过父亲的凶狡给自己的心输送快乐。孙权一直这么觉得。

 

“你阿兄一死,曹操就敢让你遣送质子,真是岂有此理!”听了孙权的汇报,吴太夫人果然大怒。

 

孙权额上冒汗,嘴里只是本能地回答:“母亲息怒,都怪儿子无能,让母亲担忧。”

 

周瑜劝慰道:“太夫人息怒,主公虽然年少,却一向多谋善断。曹操如此骄慢,都是欺臣等无能,不足以藩护江东。”

 

张昭也稽首道:“老臣庸碌,辜负太夫人厚望,死罪死罪。”

 

吴太夫人看了一眼张昭,道:“子布请起。”又很快转向周瑜,“公瑾,君且说说,此事当如何应付,老妇洗耳恭听。”

 

周瑜抬头,急切道:“既然太夫人不弃,臣就冒死直言了。周朝的时候,楚国初建,方圆也不过百里,而后楚国历代君主前赴后继,筚路蓝缕,开疆拓土,最终连绵五千余里,蔚为大国。如今主公仰仗父兄余荫,拥有六郡之地,兵精粮足,正可以割据一方,观天下之变,岂能送质子给曹操?一送质子,便会受曹操掣肘,再无南面称孤之乐。因此,臣以为万万不可遣送质子。”

 

啪啪啪,吴太夫人不由得拍起掌来,叫道:“很好,公瑾,不枉我死去的策儿对君一直欣赏有加。”她转而对孙权道,“听见了吗?公瑾和你死去的阿兄情同手足,我一向也把他当儿子看待。你今后也要把他当成你的兄长,时时请教。”

 

孙权嗫嚅道:“是,母亲。”

 

吴太夫人又道:“好好款待曹操使者,装办厚礼,让他回去复命。至于我们这边,继续休

养生息,以观时变。荆州刘表懦弱无能,你的目标,应当在他。如果能取得荆州,既为你的父亲报了大仇,也有足够的力量和曹操抗衡。”

 

孙权又机械地回答:“是,母亲。”

 

“明年春水一涨,就是出征的良机。”吴太夫人怆然道,“黄祖那老竖子,害死我的夫君,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拿他的首级来祭奠。”说着,她的眼泪出来了。

 

周瑜和张昭都赶忙道:“请太夫人节哀。都是臣等无能,不能早日枭仇人之首,祭奠先将军。”

 

吴太夫人擦了擦眼泪,指着孙权道:“是我这个儿子无能罢了,岂怨诸君。”她顿了一顿,又道,“据说左将军刘备投奔刘表了,此人声名闻于天下,恐怕是个劲敌。”

 

周瑜脸上有点不屑:“刘备,一亡徒耳,在中原屡战屡败,惶惶如丧家之犬,恐怕算不得什么劲敌。”

 

吴太夫人笑了笑:“若我东吴都是公瑾这样的骁将,何愁天下不克?不过,刘备能让曹操也对之忌惮,让袁绍、刘表都不惜屈尊致礼,厚待有加,必有不凡之处。他屡败屡战,也许只是因为时运不佳。趁他现在未得刘表重用,我们要尽快攻拔荆州。一旦刘备在荆州羽翼丰满,我们就后悔莫及了。”

 

三人面面相觑,应声道:“是。”

 

3 刘备北征

 

此刻,刘备正率领三千士兵行走在通往宛县的大道上,他神色从容,缓辔徐行。关羽、张飞、赵云三人簇拥在他左右。张飞嘟囔道:“刘荆州待客倒还算大方,怎么派起兵来如此小气。问他要一万兵马,只肯给三千,而且骑兵不足五百,如何去打仗?”

 

关羽道:“大哥,前几天刘表刚派了韩嵩去许昌观望,怎么又突然起了北伐的念头?”

 

刘备遥视远方,道:“自古兵以诈立,派韩嵩去许昌交好,同时派兵北伐,不是可以打曹操一个意料不及吗?”

 

关羽摇头道:“我看没这么简单,大哥前几日在堂上说话太直,必定引起了刘表的疑虑。”

 

刘备嗯了一声:“我现在也很后悔,只是当时蒯越、韩嵩一味劝刘荆州投降曹操,实在让人恼恨。”

 

“刘表突然答应让大哥出征,却只给区区三千人马,岂非借刀杀人。”关羽道。

 

张飞道:“就算借刀杀人,也还是要打。有三千兵马,强似没有,谁敢说我们一定打输?”

 

关羽道:“三弟说话最没道理,刚才还抱怨兵少,无法打仗,转眼间就换了说法。”

 

张飞环眼圆睁,待要争辩,刘备苦笑道:“两位兄弟,不要吵了,现今我们流落到此,寄人篱下,别无选择。好在曹操大军在北,宛县守军不多,当无大碍。”

 

他不知道曹操亲率二十万大军,前天晚上已经到达了宛县,此刻也正在乔玄墓前祭祀,准备誓师南伐荆州的新野了。

 

乔玄墓前供桌上摆放着牛、猪、羊三牲,刚刚升任冀州牧的曹操,浑身上下洋溢着飞扬跋扈的气息。这也许是合理的,胜利者总是可以尽情挥泻任何情绪,不管是让人快乐的还是让人不快的。在他周围旌旗蔽日,环绕着数不清的甲胄鲜明的士兵。谁要是能指挥这么多军队,谁都免不了会豪气干云。

 

祭礼完毕,曹操大声对身旁的将军、谋士道:“我当初起义兵,是不忍见百姓流离,意欲为天下除残去秽。这十多年来,不但百姓遭受兵燹之苦,我往日的朋友也死丧略尽,走遍天下,竟碰不到几个熟识的面孔,每一念及,不觉悲伤凄怆。现在邀天之幸,中原贼氛庶几扫清,诸君都当立庙祭祀旧识,如果死者有灵,一定会为此欣慰的。”

 

他又指了指坟墓:“这里躺着故太尉乔玄,也是我的父执辈。我年少时,蒙他照顾不少。他儿子乔瑁,也是我的好友,后因战乱逃到皖县,建安三年,孙策竖子率领贼兵围皖,乔瑁身亡,有二女落入贼手。我这次征伐刘表,若一切顺利,将浮舟江汉,责令孙权将二女送还许昌,我要好好为她们择良人遣嫁。”

 

站在他身边的大臣孔融,听到这里,忍不住嘴角上挑,轻笑了一声。曹操斜眼瞥了孔融一眼,颇为恼怒。孔融祖籍鲁国鲁县,字文举,是孔子的二十世孙。年幼时就天下闻名,父亲孔宙官为太山都尉。他自己曾经当过北海国相,擅长属文,因此非常自负。曹操早就看不惯他了,他推荐的祢衡也是恃才自傲,竟在曹操面前裸体击鼓,无礼之极。杀他罢,怕承担害贤的恶名;不杀罢,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只好将祢衡推荐给刘表,刘表起初待祢衡也是客客气气,祢衡却依旧傲慢无礼。刘表受不了,又把他推荐给自己的部下江夏太守黄祖。祢衡犹不悔悟,因为一点小小的不快,对黄祖也大加侮辱,黄祖是纯粹的军人,可不懂得玩政治、装涵养那一套,一刀将祢衡斩了,曹操这才觉得出了一口恶气。孔融和祢衡正是一丘之貉。当年攻破邺城的时候,长子曹丕纳袁熙妻甄氏为妾,孔融竟然讽刺自己,说这是“武王伐纣,以妲己赐周公”,当时就恨不得杀了他,只是时机未到。现在这老竖子简直是愈发嚣张了。他笑什么,曹操完全能猜出来,是的,自己到时把二乔弄回许昌,自然不想为她们择人出嫁,而想据为己有,这想法大概被他猜到了。但那又怎么样?男人谁不好美色,你要有本事,你也去取啊!他预备等到自己平一宇内之后,再来整治这些轻薄的儒生。至于现在,还不得不借助他们的名气,为自己保留招贤的美名。关于二乔,曹操也觉得自己对不起她们,当时孙策进攻皖城的时候,他不知道乔瑁和妻子宗族都深陷其中。就算知道,也没有力量去救。他最后一次和乔瑁相见的时候,二乔已经长得楚楚动人了。她们被孙策竖子抢了去,孙策和周瑜一人霸占了一个。两个人都是青春年少,自己却是垂垂已老。但是,正因为此,对之就分外嫉妒。

 

这时夏侯惇道:“主公真是仁厚,可笑那刘表不知死活,竟然派刘备那竖子率三千残兵来进攻我们,岂非自嫌命长吗?”

 

曹操从怀旧的思绪中醒了过来,他握着马鞭,环视他的士兵,说:“刘备不可小觑,只是一直时运不济,如果他能统领荆州,孤的大军恐怕只能止步于南阳了。”他走上战车,站在车上,对面前的将领大声道:“听孤号令,立刻进军新野!”

 

如林般攒刺向空中的矛戟缓缓移动起来,迅即,这片长龙般的矛戟之林就向新野县方向飞驰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