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2)  

2008-03-04 19: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老太婆估计不久后就死掉了。她是什么时候死的,我也不记得。这世上每天都要死去数不清的老太婆,雷同的老,记不得也不奇怪。

 

桂花家旁边另有一家人,屋子好像全用木板钉成,和桂花家的屋子比邻,可能是公用一堵墙。他们家的大人我毫无印象,只记得有两个女儿,比我大个五六岁左右。我小姨跟她们要好,曾经带我进去过一次,记得屋子里极黑,好像《孤星血泪》里那个郝薇香小姐住的房子,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也许她们也曾有开灯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只是一点可以保证,她们的木屋绝对没有欧洲童话色彩,木屋的地基下是片池塘,池水离地基有两三米高,坡度稍微有点陡。好在坡上没有扔满白色的塑料袋,这让我回忆中仍有一丝温馨。

 

沿着这个池塘过去,还有一片片棋盘似的池塘,那时的南昌真是水乡。池塘边的片片菜地,充满了田园色彩。这地方现在可是闹市区啊!

 

刚才提到小姨了,现在就开始浓墨重彩地说她。

 

小姨大概比我大不了几岁,具体年龄不清楚,因为我懒得给她打电话考证。只记得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她上五年级。我第一天上学,还是她带着去学校的呢。按理她只比我大四岁,不过她留过级,所以或者是大五六岁。小时候,只有她经常带我去电影院,但具体看过几场电影,却是毫无印象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纳闷,那时小姨没工作,也没什么钱,怎么能带我看电影,也许仅仅是去电影院望梅止渴罢。印象中曾和她一起在人民电影院,望着《怒潮》的大海报发呆;还有一次,是在工人文化宫的售票处,望着《六盘山》和《路漫漫》的张贴画发呆。但是,慢着,有一次在东方红电影院,确实和她一起看《红珊瑚》,还在江西影剧院看过《奇袭》,在公交公司礼堂看过《画皮》……记忆真是像流水一样,越流越顺畅。

 

最有记忆的一件事,是关于《闪闪的红星》。这部电影上映时,我还没上学,经常在路边看到一队队小学生,脖子上缠着红领巾,牵着手向电影院走去。真是羡慕死了!不过好像我最终还是在小姨的带领下,去看了这场电影。其实那时太小,电影内容毫无印象,只记得最后一幕,那个主角小孩潘冬子(刚才用清华紫光打这三个字,竟然自动蹦出来,可见这个人的有名)在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身上浇上汽油,打上火,将哪胖子活活烧死了。要知道那胖子开始是睡着了,毫无知觉的。当时心里确实有些害怕,做了好几天噩梦。现在有学者说,不该让儿童看仇恨和暴力电影,就我的切身体会来说,是有道理的。

 

不过潘冬子确实是那时候儿童的偶像,小姨有一天竟然用菜刀砍了给我一柄木头步枪,缠上几条红布,让我背在身上到“猪屎”里去巡走。猪屎,非真正的猪屎,其实是猪市,专门卖猪的地方,但南昌人把“市”字念上声,可能是保留了古音,在《广韵》里,“市”确实是上声字。

 

猪市就在今天的煌上煌所在的位置,向南一直延伸到绳金塔那条小巷。今年过年去的时候,发现当街已经竖了一个大牌坊,正儿八经的,很没意思。当时的猪市,是何等的有市井气息啊,我想,要是刘邦的老爸来这,一定会喜欢得不行:劣质柏油马路两旁,竖着木质或者水泥的电线杆,木头斑驳陆离,水泥则钢筋嶙峋,顶上挂着一盏破灯,电线杆下,排满了木栅栏的笼子,一群群狡黠的猪贩子,和一群群爱好养猪的农民,进行着一轮轮热火朝天的价格战。间或有猪贩子骗术得手了,则喜滋滋地说:“又杀了一只猴子。”正是因为如此热闹,小姨才会带我去那里游逛,展示我的潘冬子造型啊!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