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广州日报》的采访  

2008-04-06 21: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请谈谈您的经历,如童年、学习经历、爱情等等,有意思的或与写作有关的故事可以Up嗦一点。

 

答:我童年生活在南昌的市井里,记得八十年代,家里附近街道上有两个老头子摆图书(连环画)摊,租给人看,依照页码的厚薄,每本一到两分钱不等。也有《故事会》这样的杂志,则要四分钱。要是我兜里有几分钱,一般就送给他们了。因为家里什么书也没有,所以,除《红楼梦》外的三大名著和《聊斋志异》,我是通过租看连环画知道的。记得有一件有趣的事,我外婆特别喜欢看越剧《红楼梦》,打开电影看了三十遍,那天怂恿我租《红楼梦》的连环画看,我就把仅有的两分钱给了摊主老头,租下了它。记得那画页不是线描的图,而是拍摄的电影图片,非常黯淡,摊主可能当宝贝,每页都用塑料纸两头夹住作为保护。画面既是如此模糊,内容也完全不懂,白白费了宝贵的两分钱,非常难受,所以现在还记得。后来念大学,读遍了图书馆藏的几乎所有《红楼梦》的研究论文,从此看见“红学家”三个字就作呕,再也不想瞟此书一眼。大学期间,没谈恋爱,后来经历过几次,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想将来写成小说卖罢。

 

记者:许多作家说写作是是一种自我治疗的途径,您写作的动因是什么?为什么对写历史小说情有独钟?《亭长小武》、《婴齐传》、《赌徒陈汤》为何都以汉代为背景?

 

 答:我写作的动因,一则因为喜欢文字的排列组合,一则想籍此换点银两,没有别的崇高理想。希望将来越写越好了,会感觉一点创造性劳动的崇高。至于写历史小说,实在因为现在的中国,几乎没有什么真正的历史小说,让人生气。大多数所谓历史小说一点都不历史,没有一点历史气息。他们或者是想通过写这种小说宣扬意识形态,或者想以之来言情,或者仅知道一点历史的大框架,主要描写宫廷的萎靡生活和勾心斗角,细节完全依照想像胡编乱造,还自以为很严肃。看这种历史小说,还不如看考古发掘报告能带给我历史的感慨。至于为什么写汉代,是因为我的本职研究工作是战国,接近汉代。或者你要问,我为什么不写战国呢?那是因为战国时代头绪纷繁,写出来太乱,读者或许不爱看。另一方面是暂时缺乏那个时代下层人的生活细节,这和我“通过小人物反映大时代”的写作初衷相违背。我个人很不喜欢只写王侯将相们的政变杀伐,和战国相比,关于汉代底层人的生活细节,现在的资料就稍微多一些,除了《史记》、《汉书》外,出土的典籍和考古发掘报告给我们提供了不少,有些细节本身就像小说一样精彩。

 

记者:您的作品被认为历史小说的新写法,您认同这种说法吗?自己如何看待这些作品?

 

答:我认同这种看法。因为要想写我这种历史小说,估计得首先是个学者。现在的学者,有文学素养的不多,语言无味,面目可憎的比比皆是,写的文章类似八股。其实西方历史学者很多人就极有文采,中国学者其实抛弃了司马迁以来的传统,这估计也和两千年来的专制政权造成了学者们思想的乏味有一定关系,世界上绝没有思想乏味而文笔优美的学者。我认为我的作品是真正有历史气息的小说,读我的小说,绝对有汉代的气息,而不会读到唐宋的味道。我认为,小说的内容、语言是否能反映所写时代的气息,这是好的历史小说必须具备的条件。我的作品应当是独具一格的。

 

记者:首部历史小说《亭长小武》写小人物经过奋斗成为大英雄,小人物的故事如何给予您创作热情?

 

答:因为我自己就是小人物,我比较关注我自己的心灵,进而会悬想,历史上那些数不胜数的像我这样的小人物,他们是如何在地球上吃喝拉撒的;他们怎样恋爱,生儿育女,又有过怎样的悲欢离合;他们的卑微的一生,是怎样随着太阳的升落逐渐消逝的;在那种制度和文明程度下,他们的痛苦有多浓厚,又是怎样和今天人不同?这些都让我感慨不已,而现在的出土材料,给我们理解他们的生活和喜怒哀乐提供了大量资料,使我忍不住想去描绘他们。至于写他们经过奋斗成为大英雄,一则是为了可读性,二则也希望多少能给现在的人起到一点激励的作用。

 

记者:个人比较满意哪个人物形象?对已完成作品自己有何不满意之处?您的汉代系列是否还有后续?是否延续这种风格,还是希望再有突破?

 

答:个人比较喜欢婴齐这个人物,因为他的坚忍、软弱和可怜的虚荣,相对我第一部小说的小武来说,要更为真实。《赌徒陈汤》应该也算写得不错,只是写法的原因使得它像一些断片,而且语言稍微现代,削弱了历史气息。但在结构上,却比《婴齐传》要好一些。大多数读者更喜欢《亭长小武》,因为小武这个人性格比较刚硬,且进取心很强,容易让人有共鸣。对自己的作品,我还远远达不到满意,主要是细节刻画还没有下足笔墨,写得不够有耐心,最后总是体力不支而匆匆收场,这是比较可惜的。我下面有一部小说的计划,写秦汉之交长沙国和南越国的故事,希望能把可读性和历史性很好地结合起来,在保留浓厚的历史气息的基础上,加大故事的紧凑性、曲折性和可读性。我想它会是一部重要作品。

 

记者:作品人物的遭遇是否反映您在现实中的某些无奈?是否也有您的理想在里面?

 

答:不一定反映我本人在现实中的无奈,如果这样的话,小说不一定是成功的。好的小说,最好是能反映主人公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他的无奈和痛苦。当然,大多数人读小说,希望能有一种愉悦感,希望主人公无所不能,使他们能有自己代入主人公时的快感。但我认为,这种快感是浅薄的,我的小说《亭长小武》就给了读者这种浅薄的快感。读《亭长小武》的时候,他们希望自己能像小武那样杀尽贪官。殊不知只要制度不好,贪官是杀不尽的,最后小武也不得不自杀,就是明证。

 

记者:但凡天才大都有孤独感,您自己也会有这种孤独感吗?

 

答:这个就不好回答了。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承认自己是天才,我深知自己肯定不是。不过,我有时还是有一些孤独感,和别人没法沟通。我相信,北京和我这样的人有很多,只不过他们没有因缘和机会聚在一块发泄,从而惺惺相惜。而天才是不多的,他的孤独只能自己忍受,就算费尽心机,也很难找到人和他一起言说。

 

记者:您对学术界的现状认识应该是比较清楚的,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困惑?

 

答:这方面困惑就多了。有些学者非常精深渊博,却默默无闻;而有些名声在外的学者,胸无点墨或只有半瓶水,他们在高校却混得如鱼得水,整日忙于制造垃圾论文却俨然大师。我想,很多有志于探索真理的孩子们也曾因此气沮,但这种状况,你无法改变它。

 

记者:在专业研究上,您有什么理想?

 

答:写出几篇能传世的论文,写出一到两本能传世的著作。

 

 记者:有人将您与二月河相比,您作何评价?

 

答:二月河是评书型的作家,趣味比较低级,我不敢和他相比。他写王侯将相,对他们采取歌颂的口吻,这种历史观,我更不能认同。他的写作语言过于通俗,也没有什么历史气息。

 

                                  (刊登于《广州日报》4月5日)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