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赤壁之战(13)  

2008-05-18 20: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刘表薨逝

 

刘琦和侍卫们除了荆州牧府门,跳上车,在街市上穿梭。襄阳城内还是熙熙攘攘,他们的车来到郡邸门前停下,守邸的老兵赶忙上前道:“府君这么快就回来了,今晨府君走后不久,就来了人寻访府君,至今还在在堂上一直等候。”

 

刘琦准备收拾一下行李旧立刻离开襄阳,以免遭害。听说竟然有人等他,又惊又惧,问道:“是什么样的人,有多少?”

 

老兵看着刘琦惊惧的面孔,奇怪地说:“两个人,都是头戴幅巾,儒生打扮。”

 

刘琦松了口气,他担心是蔡瑁派人在郡邸伏击他,听到只有两个儒生,放下心来。众侍卫拱卫他走进了院庭。老兵看见后面的侍卫抬着一具尸体,脸上惊疑不定。刘琦走进门,发现诸葛亮穿着一身平民的布衣,正坐在屋子里,他对面的席上也跪坐着一个身材壮健的年轻人,正是赵云。

 

刘琦大吃一惊:“孔明先生,你――怎么来了。”

 

诸葛亮笑道:“听说公子来了,亮怎敢不来。”

 

刘琦沮丧地说:“家父病重,我心中忧急,故连夜赶到襄阳,希望能见到家父。”

 

诸葛亮道:“亮曾经对公子说过,公子在外则安,在内则危,怎么还特意自投罗网呢?”

 

刘琦唉了一声,道:“终究父子情深。”

 

诸葛亮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只怕未必。”刘琦感觉被他看彻了肺腑,看出了自己心中信仰的不坚定,作为一个在儒家经书中熏陶长大的贵族公子,他一向是以自己纯孝的品行为自豪的。但在这种乱世,孝究竟不如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诸葛亮道:“公子今天能够平安回来,实属万幸。蔡夫人能保得公子一时,不能保护公子一世啊。”

 

刘琦有些惊讶:“先生怎么知道……蔡夫人原来是个好人,可是她为何一定要排挤我呢。”

 

诸葛亮道:“因为公子不是英雄。”

 

刘琦有些不悦,嗫嚅道:“这世上又有几个英雄,难道刘琮是吗?”

 

诸葛亮道:“刘琮也不是,但他是蔡瑁的女婿。”

 

刘琦默然不答,诸葛亮道:“好在公子年轻,还有成为英雄的可能,只要肯听亮一言,火速赶回江夏,拥兵固守,以窥时变。留在这襄阳城中,随时都会成为他人的鱼肉。”

 

刘琦道:“先生来襄阳,难道就为了这点小事吗?”

 

诸葛亮道:“曹操的兵马已至宛县,亮此次来襄阳,一则因为公子的安危,二则为了打探刘荆州的病情。”

 

刘琦道:“连我都见不到家父,先生如何打探。”

 

诸葛亮道:“已经知道了。”说着和赵云相视一笑。刚才他们去了荆州刺史府,虽然没有见到刘表,但刺史府的屋顶上积聚了很多乌鸦。这点透露了刘表将死的信息,因为乌鸦对腐肉的气息非常敏感,一个人在临终之际,实际上肉体已经在散发腐败气息,而乌鸦们正对这种腐败气息有着极度的敏感。

 

他们的猜测没有错,事实上此刻刘表真的处于回光返照的阶段,久病不起的他竟然还一反常态坐起来,要求吃瓜。蔡氏、蔡瑁、刘琮、蒯越、张允等人围在他跟前,看见他突然的精神健旺,没有一点欢欣,他们都知道对一个病势沉重的人来说,突然间的精神抖擞意味着什么。只有年幼的刘琮非常欢喜,他觉得父亲是真的康复了。

 

刘表吃完甜瓜,咂咂嘴巴,问蔡氏:“怎么不见琦儿。”

 

蔡氏道:“他不是在江夏吗?”

 

刘表如梦初醒:“哦,想是我刚才做梦,在梦中见他来了。”

 

蔡氏道:“主公好生将养,万勿思虑,一定可以康复的。”

 

刘表喜悦地点点头:“嗯,我一时半刻还死不了。”又问蔡瑁:“曹操那边动向如何?”

 

蔡瑁道:“没有任何动静,此前的战报全是虚惊。”

 

刘表露出欣慰的笑容:“那就好!”又拿起一块甜瓜,继续埋头吃着。过了一会,吃完了,他擦擦嘴,斜躺在床榻上,面上又露出悔恨的神色,“可恨,我当初没听玄德的话,趁曹贼北伐袁谭之际,发兵袭夺许昌,唉,真是悔之何及?”

 

蔡瑁道:“主公不必悔恨,当今天下扰攘,这样的机会很多,只盼下次不再错过。”

 

刘表叹了一口气,神情重又变得萧索:“蔡君,我当初单马来到荆州,步入宜城,一无所有,全仗君和蒯异度两人相助,才能据有荆州,建立大业。如今将近二十年了,你我名为君臣,实同挚友,希望我死之后,纵然荆州难保,也能让琮儿无恙。”

 

蔡瑁泪如泉涌,伏地泣道:“主公身体已然痊愈,臣等敢任重托?”蒯越也眼中落泪,伏地不言。

 

刘表好像知道自己是回光返照:“我岂不想再活几年,等琮儿长大。可惜……”

 

蔡瑁道:“主公正在逐渐康复,何必如此?”

 

刘表叹道:“我虽然不够聪明,岂不知天命难违,君不必安慰我了。”他又从床前拿过一卷书,缓缓摩挲着书页,自言自语道:“这是我亲自撰写的《新定丧服礼》,我这一生,虽不能佐天子平定宇内,重整社稷,但靠此一卷书,也可以留名百世了。”

 

蔡瑁顿首道:“主公才学过人,将来定可留名青史。若万一有不讳,臣一定不辜负主公所托,誓死保护琮儿周全。”

 

蒯越等群臣也一起跪下叩首:“请主公放心。”

 

刘表点点头,颓然躺在榻上,展开书卷,过了一会,脸上的笑容渐渐僵冷,书卷从手中滑落下来,胡子上全是亮晶晶的涎水。周围群臣都寂静无声,每人脸上都是哀戚的神色,蔡氏上前,抚摸刘表的脸颊,顿时抽泣起来,紧接着,整个房间都响起了哭声。

 

 

刺史府前门楣上挂上了一片雪白,堂上摆着刘表的灵柩。蔡氏、刘琮、蔡瑁、蒯越、韩嵩、刘先、刘备等人穿着孝服,在堂上讨论政事。曹军已经逼近,荆州的危难已经迫在眉睫,他们不得不在办丧事的时候,讨论这一严峻的问题。蔡氏泣道:“主公已经不在,今后荆州的安危就全靠诸君了。”

 

蔡瑁道:“臣等在主公床前已经发誓,誓死辅佐新主公。”蒯越等人也相继表示了相同的态度。只有刘备没有答话。蔡氏红着眼圈望着他,主动征询:“左将军有什么建议吗?”

 

刘备俯首道:“备前受刘荆州厚恩,又蒙不弃,嘱我将兵屯守新野。今新主即位,自当誓死效忠,绝无二心。只要备在一日,新野当坚如磐石。”

 

蔡氏道:“将军这么说,妾身也就放心了。据说曹兵已经进驻宛城,有进一步南侵的趋势,将军有何防范之策?”

 

刘备道:“只要给备足够的兵力和钱粮支持,备定为主公拒曹操于荆州之外。”

 

蔡氏道:“自当如此,只是不知将军有何具体计划?”

 

刘备道:“新野县廷破旧,无险可守,备请率兵退守樊城。”

 

堂上一阵惊呼。蒯越阴阳怪气地说:“樊城和襄阳只是一水之隔,君要退守樊城,不会是想把曹兵引入襄阳罢。”

 

刘备哼了一声,冷笑道:“蒯君如果投降,曹操定会重重赏赐。不过,备如果像蒯君一样贪图富贵,曹操给君的官秩,绝不会高过备。”

 

蒯越一时语塞,道:“也是,我蒯越就是求田问舍之辈,不像君素有大志,寄于他人篱下,却对主公的家业虎视眈眈。小小的富贵,君怎么会放在眼里。”

 

蒯越身旁的人都纷纷点头。蔡氏打断他们,道:“主公刚死,诸君就吵吵嚷嚷,岂不让曹操笑话。如今大敌当前,如何退敌,方是大计。”

 

刘备道:“君夫人,备刚才说退居樊城,并非一时妄言。新野县邑城墙矮小,前面多平原,无险可守。而樊城地势险峻,背依襄阳,兵力补充和粮草输送都远比新野方便。且敌兵临近,我们同仇敌忾,士气旺盛,曹兵远道而来,顿于坚城之下,师老兵疲,必可大破。”

 

蔡氏点点头,对蔡瑁道:“你怎么看?”

 

蔡瑁看了蒯越一眼,迟疑了一下,道:“我觉得可行。”

 

 

8  南征新野

 

此刻曹操已经到达宛县,正在宛县城郊狩猎。时年五十三岁的曹操,精力依旧充沛。他站在一个破败的亭子里,瞩目面前荆棘遍布的丘陵,身边一个地方小吏给他解释:“丞相,这就是当年光武皇帝寄居的李氏庄园。”

 

几只狐狸倏忽从面前掠过,钻进了一个丘陵的洞中。正是初秋,丘陵上草木依然茂盛。曹操道:“真是沧海桑田,昔日的华屋,竟然成了狐狸的洞穴。”群臣一起点头附和。荀彧道:“丞相亲率王师平定天下,使黎民安居乐业,今天的狐狸洞穴,很快又可以恢复为以前的广厦重楼了。”

 

曹操点头道:“文若君,五年前,孤曾经在故太尉乔公的墓前发誓,要将他的两位孙女从江东夺回,这次克平荆州,就立即派遣使者去江东,责令孙权交还二女,让她们各得其所。”

 

贾诩道:“丞相真是仁厚无匹,年初刚刚遣使匈奴,命令将蔡邕之女文姬送还汉朝,并亲自为她选择女婿,传为佳话。”

 

站在身边的曹植插嘴道:“据说二乔皆有国色,如果孙权将她们送回,请父亲赐给臣罢。”他现在已经十六岁,比起几年前更加俊秀,长得眉目如画,唇红齿白。

 

曹操看了曹植一眼,不悦道:“你才多大年龄,就整天想着为自己择妇。”

 

曹植满面羞红,群臣相视而笑。一个士卒跑进来,躬身向曹操报告道:“启禀丞相,襄阳城中到处挂白,州牧府门楣也举重孝,据确切消息,刘表已经病亡。”

 

听了这个消息,不知怎么,曹操一呆,心中殊无半点欢愉。他哦了一声,慨叹道:“真是人生易老,奄忽物化……刘景升治国虽不足数,但他的道德文章,却是孤一向景仰的,可惜缘悭一面,甚为遗憾。”

 

荀彧道:“有主公这样宅心仁厚的丞相,实乃我大汉之福。”

 

曹操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荀彧有些不自然。曹操知道荀彧话中是什么用意,这些儒生,到底还是对我心存戒备。他想。

 

看见气氛有些不对,贾诩赶忙赞美道:“丞相亲率王师,吊民伐罪,兵矢未交而使逆臣胆裂身亡,实在可喜可贺啊。”群臣见贾诩起头,也赶紧纷纷响应。

 

曹植清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刘表一死,荆州势必大乱,父亲可趁机火速进军。”

 

曹操低头沉吟不答,突然又抬头道:“刘表既死,现在谁据有荆州?”

 

士卒道:“据打探,蔡瑁、张允等人拥立刘表的幼子刘琮继位,遣其长子刘琦据守江夏。”

 

曹操哼了一声,道:“废长立嫡,败亡无日矣。”他说完这句话,心中一动,转首望了望曹植,见曹植脸上极为尴尬,心头又软,抚慰道:“植儿,你说得对,现在正是进军良机。”

 

曹植见父亲脸上颜色和悦,松了一口气。他很希望自己能被立为嗣子,他也知道,就才华来说,父亲明显是对自己有所偏向的,但究竟自己不是长子,长兄曹丕也非驽钝之材,嗣子的位置怎么能轻易获得呢?

 

曹操没有理会他,又问报信的士卒道:“刘备有何动作?”

 

士卒道:“据说刘备已经放弃新野,退守樊城。”

 

曹操捻须道:“退守樊城,很好。依孤来看,如今荆州可不战而下。”

 

群臣纷纷惊讶,只有贾诩和荀彧在一旁微笑。

 

曹操对他笑道:“文和君,可有什么良策吗?”

 

贾诩道:“丞相英明,臣岂敢发表愚见。”

 

曹操道:“不妨,说说看。”

 

贾诩道:“臣以为,刘备退守樊城,意在监视襄阳,担心刘琮首鼠两端。只要我们派一介密使,游说刘琮,告诉他,若任用刘备拒抗王师,失败仍为我所擒;成功则刘备坐大,荆州也非复他所有。两相抉择,他会选择投降丞相的。”

 

荀彧也笑道:“刘琮会想,不管如何选择,都无法据有荆州,不如投降王师,免得落个不忠的骂名。”

 

曹操抚掌道:“君等所言,正合我意,谁肯为我前去襄阳充当说客?”

 

一个谋士道:“臣愿往。”

 

曹操道:“很好,大军明日出发,进军新野。”

 

 

 

第五章  兵败长阪坡

 

1  鲁肃出使荆州

 

孙权的行宫设置在都城京口附近的金山上,琐窗外是浩瀚无边的太湖,远处的长江像澄静的白练一样,雍容典雅地缓缓汇入太湖。秋天眼看就要到了,无数翻飞的黄叶,在窗外盘旋。

 

孙权倚着琐窗,慨叹道:“如此江山,摄人心魄。”

 

他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主公,江山如此瑰丽,定要珍惜啊!”

 

孙权知道是鲁肃来了,他回头笑道:“子敬,我正要找你,不想你倒先来了。”

 

鲁肃跪拜道:“天下大变,肃怎能不来。”

 

孙权笑道:“什么大事,让子敬也如此急迫。”

 

鲁肃道:“目下柴桑那边纷纷传扬,刘表已经病亡,这还不算大事吗?”

 

孙权在鲁肃对面的席子上坐下,往后一仰,舒服地倚着凭几:“刘表死了正好,刘琮竖子,乳臭未干,我正想举兵伐之。”

 

鲁肃道:“主公既想夺得荆州,为何还如此恬然无事?殊不知曹操兵马已至宛县,荆州若在刘表手中,我们还算有个屏障;倘若曹操据有荆州,我东吴在曹操面前可就一丝不挂了。”

 

孙权抚掌大笑:“好个一丝不挂。”笑毕,又迅即严肃起来:“子敬说得有理,其实这几日我也一直在考虑此事,所以才找君来商量。君有什么好计策吗?”

 

鲁肃道:“臣请借着吊丧的名义,立即去襄阳窥视荆州动静。荆州能战者唯刘备耳,如果刘备能和刘琮团结一心,我们就当联合他们共抗曹操;如果他们内部不和,我们就当立刻进兵荆州,只要我们抢先占领荆州,背靠东吴为援,就不怕曹操了。”

 

孙权喜道:“好,就劳烦子敬即刻出发,一路劳苦了。”

 

鲁肃道:“忠心为国,怎敢言劳苦。”

 

两人又聊了一点别的事,鲁肃告辞,立刻回家打点行装,带着几个剽悍士卒,扬帆西上。

 

逆流而上的船只走得较慢,三四天之后,船才到夏口。夏口水面波涛急劲,是汉水注入江水的入江口,江面上竖起一根根木质的栅栏,一杆大旗上绣着斗大的“刘”字。水寨的大部分木质簇新,显然是修成不久。有的地方色泽暗淡,显然是用旧木补苴而成的;还有的部位甚至有烧焦的痕迹,乌头黑壳。鲁肃猜测,这是年前东吴兵击破黄祖军时,回师前焚烧营寨留下的。他这样想着,忽然听到鼓声大起,响彻大江,接着望见寨壁上人头攒动,突然出现了很多士卒,寨壁上巨大的弓弩也快速转动,指向自己的坐船,显然守军对东吴人恨之入骨。

 

贴身卫卒赶忙拥着鲁肃退入船舱,生怕被弩箭射中。鲁肃命令随从举旗示意,表明自己是使者。不多久,寨门大开,从中驶出十几只快船,船上各有数十名士卒,这些快船像十几条鱼,围住了鲁肃率领的三只坐船。

 

鲁肃身边的侍从又赶忙走出船舱,站在船头,大声道:“不要射箭,我等是东吴派来的使者,听说镇南将军荆州牧刘景升不幸病故,我家主公特派鲁子敬将军前来吊丧。”

 

荆州领头船上的军司马大声回答:“吊什么丧,我看是猫哭老鼠,假慈悲。”另外几艘船上的士卒也大声附和:“是啊,东吴蛮子杀了我们那么多父老,抢了我们那么多财物,这会儿来装好人了。”“我们主公病故已经将近一月,现在才来吊丧,其中必定有诈,很可能是来刺探军情的。”

 

听到他们的叫嚷,鲁肃只能赶忙出来,道:“诸君不要误会,在下鲁肃,有要事拜见江夏刘府君,请诸君代为引见。”

 

军司马见鲁肃身材高大,服饰华丽,举止威严,看上去像个大人物,不觉凛然生畏,锐气去了大半,而且他也知道鲁肃是江东重臣,于是大声道:“你果真是江东的鲁子敬?”

 

鲁肃回答:“千真万确。”军司马沉吟了一会,对手下士卒道:“也罢,你们先把弓弩收起,这些军国大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把他带去见府君就是了。”

 

刘琦听说鲁肃来江夏拜访,也颇为惊讶,想起江东屡次三番侵犯荆州,掠走了那么多人口和财物,他心头火冒三丈,怒道:“把东吴间谍给我带进来。”

 

鲁肃气宇轩昂地走进。刘琦突然一拍几案,大声喝道:“该死的东吴间谍,来我江夏意欲何为,老实交代,可免一死。”

 

鲁肃伏席施礼道:“久闻荆州大公子仁厚忠孝,恭敬懂礼,今日对待客人却如此无礼,叫肃深感失望。”

 

再大的怒气,遇到人笑脸相迎,也不好意思不略微收敛。何况刘琦本来就是个柔仁的人,他愣了一下,道:“你们东吴蛮子屡次侵伐我江夏,算什么客人。”

 

鲁肃道:“不然。东吴屡次攻打江夏黄祖,只是为了报黄祖的杀父之仇。如今黄祖已死,公子继任江夏太守,东吴可曾再次前来骚扰公子?”

 

刘琦语塞,鲁肃的话倒无破绽。自从黄祖被杀,东吴兵的确不曾再来。但是刘琦就算再忠厚,也不会相信东吴对荆州毫无觊觎之心,他脑中略微一转,问道:“杀我黄祖将军,就算是你们报仇罢了,为何又掳走我江夏数万人口?”

 

鲁肃不慌不忙,看来早就考虑好了对策:“公子出身高贵,自幼也曾饱读经书,岂不闻一旦出师,必要掠夺军实,以告宗庙。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我东吴的做法完全合于圣人教诲,又何责焉?况且春秋诸国,今日攻伐,明日结盟,皆应于时势变化,公子又何必如此小气。”

 

这些话虽然是狡辩,却又让人无可斥责。儒家的经典里的确早就说了,国家最重要的事,就是出兵和祭祀。出兵前要先昭告宗庙,凯旋归国也要在宗庙献上战利品以告慰祖宗。这样看来,东吴人掠夺敌方人口当作战利品,也不能算过分。刘琦想了想,道:“先生好一张利嘴,难道今日来此,想和我荆州结盟吗?”

 

鲁肃道:“正是,据说曹操大军已到宛城,单凭荆州一州之众,恐难抵挡。所以孙将军派肃前来结盟,共抗曹操。”

 

刘琦哼了一声,道:“现在荆州牧是舍弟刘琮,先生要和我荆州结盟,就当去襄阳,何必来夏口。”

 

鲁肃道:“公子扼守荆州东门,不经公子允许,肃又怎敢径直去襄阳呢?”

 

这句话显然对刘琦的身份表示了极大的尊重,听鲁肃这么一说,刘琦脸色显得和悦了,他叹了口气,挥手让身边士卒退下,低声对鲁肃道:“我看子敬君是实在人,明晓事理,因此敢坦诚相告。舍弟还是个童子,哪里知道什么军国大事。我看他无所作为,先生若真想和荆州结盟,不如去见我叔父左将军刘玄德。”

 

鲁肃大喜道:“肃也有此意,只是肃与玄德素不相识,还得烦请公子书信一封,为肃作个介绍。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