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  

2008-06-06 23: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昌人的口头禅是“一年三节”,也就是春节、端午节、中秋节,我妈妈也只在这三个节日给外公送礼,一般是两瓶酒,一条烟。酒开始是“三花”,后来涨到“四特”;香烟开始是“壮丽”,后来涨到“大前门”。有一次妈妈手头紧,左思右想,用“四特”搭配“壮丽”送给外公,却被外公爽快地将烟丢到了马路上。妈妈只好含泪上去拣起烟,去商店换了一条大前门,外公才笑纳了。

 

虽然有这样不愉快的事垫底,意味着节日注定不会一股脑的暖色。但过节仍然是我童年时最强烈的记忆,不说那花团锦簇的春节,就单说端午,就有好些有趣的记忆。

 

首先是粽子。关于这个,脑中一直有个极模糊的画面,那时我大概才三两岁,记得和小舅舅在一起,睡在堂屋里,头顶上就挂着一串串的粽子。小舅舅时不时摘一个下来,吃饱了就来逗我,指着我的下面说:“这是做什么的?”我说:“撒尿的。”他说:“不对,是做种的。”后来他再每次问我,我都很流利地回答:“做种的。”他就夸我聪明。至于做种是什么,我完全不知道。之所以描绘这个画面,只在于它和粽子的形象纠缠不清。为什么小舅要不厌其烦地问我那句话,我现在也很理解。繁殖是中国人的本能,至于繁殖来干什么,他们是不思考的。我那时宁愿他教给我的答案是“娱乐的”,是啊,娱乐,自己娱乐完,死了就算了,何必将痛苦传承下去?当然,余秋雨教授说,哪里会有痛苦,所有的孩子都已经变成天上的菩萨了。我真想对厚颜无耻的余教授说,希望你们全家都马上变成菩萨。可是想想,又何必那样恶毒,诅咒如果对恶人有效,那倒不妨试试;如果无效,只是降低了自己的人格,让自己堕入了厚颜无耻之途。那正是他们所期盼的。

 

写得走题了。南昌的端午,最有名的是一个杠蛋的习俗。“杠”是个方言词,本字该怎么写,我也不知道,就是拿煮熟的蛋互相碰。在端午节的前几天,家家户户就忙着将蛋染红。节日那天一早,我用巴掌大的五颜六色的网兜,兜着一个全身涂成粉红的蛋,挂在胸前。并非为了吃,只是为了一种气氛。两手沾着蛋壳的红走出来,心里莫名的有点喜滋滋的。孔子他老人家看见鲁国人在新年狂欢,乐呵呵地说,百日劳之,一日弛之。是啊,节日之目的也不过如此,人生之意义也不过如此。

  

背着书包,除了带着那个涂朱的硕大鸭蛋,我兜里还装了一个比鸽蛋大不了多少的鸡蛋,喜滋滋地跑去邀邻居旺明上学。旺明个子很大,说话的时候,涎水总是如影随形,滴滴嗒嗒流出嘴角,他是个著名的留级生,在五年级徘徊了大约三四年之久,似乎五年级是个学位,需要花上足够的时间去攻读。见我上门,他拿出一个红蛋,爽快地答应了我的挑战。我先掏出不现眼的那个小鸡蛋,蛋壳上长满了麻子的,猛地朝他的蛋砸去,当即傻了眼,我的蛋被碰得粉碎。旺明得意地大笑起来,涎水又急速涌出,流了一尺长。原来这厮用的是个木头蛋,因为涂了红,我没看清楚上面的木纹。这种木头蛋,是南昌人用来给小孩子玩的,因为怕他们摔碎。我后悔莫及,叫他换真蛋来跟我碰,换来了,我用自己那个大个子涂朱的蛋迎战,结果大败绩,两头都破了,真是中看不中用。只好又用刚才碰碎的麻鸡蛋另一头,聊胜于无地作垂死一击,结果他的蛋竟应声而碎,紧接着,我连战连捷,击破了他好几个鸭蛋。喜悦的同时,我心里悔恨不已,原来我这个不起眼的麻鸡蛋,竟然这么厉害。要知道,刚才奋起神威击破他几个鸭蛋的这头是空心的啊。

  

于是带着这个一边尚完好的麻鸡蛋到了学校,加入到熙熙攘攘的碰蛋人群中,它余勇可贾,又连连击破了几个鹅蛋才壮烈殉主。我慨然说起它的英勇事迹,听的同学们也都慨然,我们都想,如果不是傻瓜旺明的恶行,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蛋,将会有怎样更加辉煌的战果呢?

 

端午过去好几天,我们仍有杠蛋的余兴,不过一般人家多半是没有剩余的蛋了。我有个亲戚叫菊莲,那时也留级和我同班,她家里姊妹多,共六个,古人云:“盗不过五女之门。”何况六个乎?她把端午节那天的鸭蛋保存了好几天舍不得吃,只在手里婆娑,这让我很嫉妒,那天我趁她不注意,突然出手,重重敲在她手中的鸭蛋上,应声而破。她看着蛋上的裂痕,突然嚎啕大哭。我没想到一个鸭蛋的碎能让她那么伤心,现在我想起来有点可耻,大概我就是那种恨人有,笑人无的人罢。因为我自己没有,也就想别人也没有。管仲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赤贫的人不是说绝对没有良知,但想来相对较少。

 

端午还有喝雄黄酒,挂菖蒲的习俗,可惜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大人君子们赏玩的,不能满足我的口腹之欲,对童年的我来说,几乎没有什么记忆。至于赛龙舟之类,只在书上见过,更是风雅得紧,于我这样一个穷人家的竖子何有哉?我就不罗嗦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