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谈谈东亚病夫  

2008-07-10 16: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看《霍元甲》,看见老外称中国人为“东亚病夫”,非常愤怒,也奇怪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周围的胖子也不少啊,怎么就是病夫呢。等到上了大学,看到一些满清时代老外拍的照片,才感觉确实有些道理,那些满清时代的人,除了当官的之外,大部分百姓都是瘦骨嶙峋的,正好印证了我的观点,在近代文明传入中国之前,物质的匮乏,政治的黑暗,使得普通百姓的日子好像浸在苦水里,吃肉的机会是非常少的,没有这种高蛋白和热量的食物,怎么能长得不瘦?所以古代老百姓把当官的称为“肉食者”,自称为“藿食者”,将能吃上肉与否,当成划分阶级的依据,可谓简洁明了。我有时呆呆地想,中国的经济学一直不发达,不会和这个奇怪的原因有关罢。

 

好在中国逐渐想摆脱这个称呼了,城里人不但早早就能吃肉,还能有不少机会进行体育运动。就拿足球来说,我自己从中学到大学,不知忍受了多少骚扰。每当有什么重大赛事发生,那晚想要入睡只怕很难,因为楼道里欢呼声、叫骂声、诅咒声此起彼伏,让人半点脾气也没有。这时候的公共骚扰是爱国的表现,甚至是高贵的表现。倘若你表示异议,通常会遭遇莫名惊诧:“什么?你竟不爱看足球?”更有娇俏女生鄙视地瞟你一眼,哼一声:“不喜欢足球,还算什么男人。”为了保持做男人的资格,这时候勉强挤出一点对足球的热情是必须的,哪怕象挤牙膏那样挤一点。因为,在中国的城市尤其是大学里,足球赛已经不是一种爱好,完全是一种时髦了。我相信其中有不少并不爱看足球,而为了虚荣,假装狂热而痛苦地挤在人群中随喜,强忍那数小时的煎熬。

  

好在我现在年纪大了,脸皮也随着加厚,对自己不爱看足球已经无所畏惧坦白。我对任何人都可以说:“去他妈的足球吧!老子受够了。”远离了年轻的爱国者们,楼道的喧哗再也听不到,对在我面前喜气洋洋谈足球的人也可以不惮以冷脸对待。我就是讨厌足球,要骂我不爱国,也由你,不过请死一边去骂。我这么生气是有理由的,因为我知道,虽然大部分老百姓逐渐摘掉了藿食者的帽子,可是只能食藿者,还所在多有。谓予不信,就说说我一次旅游的经历。

  

那是七八年前的一个春天,我去丽江玩,在玉龙雪山的山腰,我们一行人租了几匹马骑。给我牵马的是一个小孩,很瘦小,“黑色”,才七八岁的样子。路上我和他攀谈,才惊诧他原来已经十五岁了。要在秦朝,这年龄就得扛着戈上战场。我好一阵震惊,问他可在念书。他说没钱念,可是很想念。我默然,因为那时我自己也是个穷鬼学生,帮不了他,除了付帐时多给他几十块,做不了什么。我问起他们以什么为主食,被告知是红薯。我道:“总不可能每顿红薯吧。”他说:“想得美,就算每顿吃红薯也不可能呢,山上寒冷,红薯产量极低,如果每顿能吃饱红薯,也心满意足了。”“也不是家家都这样的,我们村干部就还可以,他们家还有彩电呢。”见我惊诧,他补充了一句。

 

中途休息,我见有一个小孩站在他身边,比他还矮半个头,看上去不过六岁。我问:“你几岁?”答曰:“十四。”真是可怕。我们乘坐的马租费是每个人五十元,可是这小孩说,马虽然是他家的,最后他只能拿到十块钱,其他四十元是要上交的,算村里收取的管理费。

  

最后我逐渐不那么吃惊了,中国就是这样,当大山深处的同胞虚弱不胜鹑衣之时,我们早已喜滋滋地宣布,我们不再是东亚病夫,而是一个体育强国;当我们在城里的学生们围在电视机前,汗流浃背地为所谓冲出亚洲嗥叫之时,他们正在油灯下嚼着冰冷的红薯;当我们在为所谓球赛失利砸烂电视机时,他们有些人还不知足球和电视为何物;当我们投入大量纳税人的钱去维持那个体育强国的泡影时,他们这些被天生剥夺了发言权的人民同时丧失了受教育权,因为交不起学费……   

  

回想几年前的这件事,让我知道,中国仍然是东亚病夫,而且这头衔还要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用专门培养几个壮汉的大跃进的方法解决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