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鹄奔亭(12)  

2008-09-18 12: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左藟成婚,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光,可惜这种幸福只如电光般闪了一瞬。那之后我官运亨通,几乎连年不断地升迁,短短十几年,从一个人人鄙弃厌恶的蓬户童竖,变成了一个连列侯贵戚都束手慴息的司隶校尉,有如此的荣宠,我都找不回那样的快乐。我也有的是机会接触美貌的女子,可她们都不能像左藟那样,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以她风姿绰约的神仙之姿,牵动我少年时纯真的情怀。我早已变得老气横秋,看什么都不合时宜,终于触怒了权贵,被贬到了这遥远的边郡。

 

“使君,蛮野之人不知忌讳,如果寡人有什么话说得不够妥当,让使君有所不快的话,还望使君见谅。”苍梧君的话把我从往事中唤醒了,我依稀觉察到自己眼角湿漉漉的,忙抬手拭去,嘴上应道:“君侯多心了,我不过因为君侯的话,想起了少年时的一些事,多少有一些感慨罢了。”

 

苍梧君的脸色变得郑重,道:“没想到使君是个如此多愁善感的人——总之还是寡人的不是啊!”

 

我道:“请君侯不要客气,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如何?”

 

我们走到楼阁上落座,苍梧君道:“既然私下谈话,我想,我们就不需客气了。我今天之所以特地赶来广信参加这场盛会,一方面是因为久慕使君的声名,知道使君刚直不阿,多谋善断;一方面的确是有事相求。”

                                

我看着他严肃的面孔,暗暗奇怪,像他这样的封君,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呼风唤雨,朝廷派来的刺史、太守都要看他的脸色,还有什么需要我这个新来的刺史帮忙的?

 

他继续道:“使君大概不知道,汉兴以来,苍梧君这个爵位传到我,已经经过了六代。家父在六年前病殁,当时皇帝陛下特意派遣使者持节护丧事,并赐予东园温明秘器[1],黄肠题凑[2],发郡兵二千穿复土,可谓荣宠无比,像我这样的蛮野小君,心中的感激之情是可以想见的。不过去年我偶然发现,家父的陵寝竟然已经被盗。盗贼从陵园外打了一条隧道,穿越陵园外墙进入墓室,神不知鬼不觉,将家父的随葬宝物盗得干干净净。就连家父的遗骸也被盗贼从玉棺中拉出,脖子上缚着绳子,一直拖到陵寝前室,骨骼散落了一地。我亲眼看见这个场景,气得五内俱焚,当时就派人到广信,禀告前刺史窦光。谁知窦光不但不理,反委婉说我有监守自盗的嫌疑。我一怒之下,派人乘邮传驰到洛阳,上书皇帝陛下,请求皇帝陛下为我做主。幸得陛下圣明,诏书征回窦光,派来了使君。我打听到使君的经历之后,非常喜悦。我想,有使君这样的能吏帮忙,一定能为我曹伸冤了。”他说到被盗的时候,脸色变得紫涨,显然是悲痛愤怒已极。

 

他这番话让我大吃一惊,作为一个朝廷大吏,如此重大的事,我竟然毫不知情。我万万没想到前刺史窦光之所以在我接任之前就离职而去,原来是早早接到了朝廷的征书;也万万没想到自己来到苍梧,还要承担这样的一个责任。我立刻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交州虽然沐浴大汉王化两三百年,究竟和内郡有些不同,通常那些对于内郡很寻常的律令,在这里就显得苛刻,执行不下去。这里的人,似乎对律令有一种天然的反抗性,这当然有他们野蛮朴愚不识王化的原因。像这样的一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惹得苍梧君生气,由此导致他的族人造反,那自己这个刺史就当得不合格了。驻扎在广信县的汉兵虽然有两千多人,看似兵力强盛,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可相对于整个州的人口来说,究竟还是少数。要是惹得当地人起兵造反,只怕我仍仅剩下仓惶逃窜一途。到那时,我很快会被槛车征回朝廷,斩首洛阳市。我霎时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突然贬到交州,表面上他们夸奖我是能吏,擅长治剧郡[3],实际上却是借刀杀人。窦光那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我听说他一向擅长谄媚,每年都要将合浦郡的珍珠,像稻米一样送给大将军梁冀,梁冀当然不会惩罚他。

 

我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可是怎么办?难道我能向洛阳哭诉,请求给自己换个官职吗?我静下思绪,心中又莫名升起一丝骄傲。想我何敞也不是平庸之辈,这点事未必就难住我了。而且我应该对得起苍梧君赋予我的信心,他对我之前的治绩如此了如指掌,称赞有加,我岂能让他失望?那不是证明我图有其名吗。如果我捕获了盗墓贼,一定能让他尽扫悲愤,以他这种身份,只要肯向朝廷请示对我进行嘉奖,那我重新回到洛阳就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心里仍有些发紧,这也是每次我将接手一件新狱事之前的固有感受,我既自信自负,又担心天不佑人,虽然我认为只要细心努力,就很难会有做不成的事。但是万一,这件事就是办不成呢?

 

“君侯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努力,想方设法为君侯捕获贼盗。不过在此期间,希望君侯能抚循族人,维持交州的太平。”我想了想,艰难地吐出了上面的话。

 

苍梧君喜道:“还是使君通情达理,其实我也不强求使君,如果使君能够尽力,即使不能捕获贼盗,我也会心怀感激,无话可说的。只是前刺史窦光所为,实在让我和族人们愤懑。我曹虽然身为蛮夷,却也并非不讲道理,使君在交州呆久了,就一定能明白的。”

 

我心底瞬时轻松了起来,看来他确实厚道,并不要求我一定成功。没有这种压力,反而有助于我的沉潜思考。尽力而为,那是我的风格,有什么难的。我道:“君侯怎么会发现前苍梧君陵寝被盗的呢?”

 

苍梧君道:“这个说来也很偶然,有人在集市出售玉器,我府中的仆人发现有一个玉壶像是先君所有,之前已然殉葬了。故此怀疑陵寝惨遭盗掘,我当即赶赴寝园察看,才发现果然如此。而那个出售玉器的竖子却逃得无影无踪,线索因此中断,让我好生郁闷。如果使君能捕获贼盗,不惟先君的在天之灵,我和一家老小都会对使君感谢不尽的。”

 

“哦,我想去陵寝内勘探一下,不知可否?”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他欣喜道:“无任欢迎。”

 



[1] 东园温明秘器:皇家作坊生产的葬具,东园是少府所辖官署,专门制作皇室葬具。温明,一种嵌有铜镜的面罩,殓尸时覆在尸体脸上。

[2] 黄肠题凑:葬具名,在棺木之外以黄肠木(黄肠即柏木之心,其色黄而质地致密)紧密累叠而成外橔,题凑指以木条累叠相嵌,其端皆向内聚合,聚成屋的四阿形状,为汉代皇帝及诸侯王特用葬具,东汉多用黄色的石条代替。

[3] 剧郡:指治安特别不好,难以管理的郡。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