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鹄奔亭(13)  

2008-09-19 12: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随着苍梧君来到端溪县。苍梧君家族的陵寝就位于端溪县附近的七星岩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豪华的陵寝,不愧为一个封君。整个陵寝位于地下五丈多深,简直就是用巨大的石块砌成的一个宫殿,宫殿用层叠的长条石封住,每块石头都有上千斤。盗贼在长条石的端部凿了牛鼻形的凹槽,然后用粗绳穿过凹槽将条石拉出,可谓费尽心力。我向来不愿接触坟茔之类的场所,以为阴暗不洁,那些匿名的盗贼们当初在这狭窄的墓穴中繁忙操作之时,难道心中不会有一点恐惧吗?

 

整个墓室有前堂,有后寝,有东西耳室[1],还有厕所和浴室。每块石头都打磨得平平整整,而且用阴线和浮雕的手法镌刻着中原流行的画像。这些画像按照不同的功能,叙述着不同的内容。比如说,构成前堂的四块,南面两边对称镂雕着窗棂,窗棂下浮雕着神荼、郁垒的画像,这是传说中两个捉鬼的神灵,有了他们,鬼怪就不敢进屋(为什么人自己成了鬼,反而怕鬼,这点我不通)。后寝的墙上则刻着伏羲女娲,牛郎织女,以及萧史、弄玉吹箫自乐的画像,也符合寝房的风格。一条条黄色的长石整整齐齐纵向堆砌在寝房的四周,都是一头朝内,环护着正中的一具玉棺,虽然豪华,在灯光下却显得幽暗惨淡。我转身看着苍梧君,道:“请君侯多点起一些蜡烛,将室内照得越亮越好,我要好好勘探一下。”

 

苍梧君解释道:“寡人虽贫,倒还不在乎几支蜡烛。只是石室中狭小,点多了蜡烛会令人窒息。”

 

我想,这大概是蜡烛的火焰气味浓烈,让人不能呼吸的缘故,于是说:“也罢,这两支蜡烛也勉强够用了。”

 

举着蜡烛,我蹲在地下一寸寸搜寻,墓室中的空气非常潮湿,黄肠石看上去也都湿漉漉的。整个墓室都铺着地板,下葬时间虽然过去了仅仅六年,地板却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了,处处可见黑洞,露出下面硕大的空心砖。被盗之后,墓室没有经过整理,基本保留着原样。地板上洒满了残碎的玉片,可能来自墓主身上的金缕玉衣。连接玉片的金丝都被盗墓贼抽走了,玉片品质一般,他们知道不值什么钱,懒得理会,但是随身入棺的玉佩、玉璧之类,因为玉质优良,做工精美,他们倒没有客气,将之席卷一空,放置在玉棺附近的一些铜质和玉质的食器、酒器,也同样没有幸免。我搜寻了一遍,什么像样的东西都没有,唯一有点价值的是我从地板的朽洞里发现的半枚玉佩,玉质晶莹剔透,雕琢之精致也非同凡响。从它的形状推测,大概是一条龙的尾巴部分,但是端口处相当齐整,不像是在混乱中猝然踩断的,临近断口处,还可看出有两个均匀的细孔,非常奇怪。

 

我将它递给苍梧君,苍梧君惊喜交加,啧啧连声:“应龙佩,它是先君最喜欢的一件玉佩,当年整块玉从一个和田商人手中购得,先君特意招募了中原工匠,费了五年功夫方才琢成,先君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只在重要场合,需要穿朝服时,才偶尔佩戴。可惜有一年,先君不小心将它摔在地上,从尾部摔断,后来又找了一个中原工匠,用黄金打制了一个环钩,将断裂处接续起来。你看,断口处的这两个细孔,就是为了方便黄金环钩的嵌入而雕镂的。先君临终时,嘱咐我一定要将它殉葬,没想到会遭此厄运。这尾部一截,大概是盗贼抢掠的过程中,将玉佩再次从环钩处扯断掉落的罢。”

 

我又把那半截玉佩放在手上把玩,心里也连呼可惜。墓室里的确非常狭窄,我借着蜡烛光细细看着四壁,突然大吃了一惊,我看见刻在壁上的神荼、郁垒突然对我咧嘴笑了一下,笑容相当诡秘。他们守候的石门之间,飘出一个女子,披头散发,全身裙襦雪白,迎头向我怀中撞来,我不由自主地怪叫了一声,将手中蜡烛一扔,退后了两步。虽然墓中寒凉,背上冷汗倏然冒出,苍梧君赶忙扶住我道:“使君,你怎么了?”

 

墓室中更黑暗了,我觉得呼吸不畅,使劲晃晃脑袋,发现壁上神荼、郁垒的画像纹丝未动,心想自己刚才可能眼花了,又不好意思跟他说刚才的所见,只好回答道:“没什么,只是有点气闷。”

 

苍梧君道:“墓室狭小,点上蜡烛更是熏人。使君刚才又蹲在地上太久,可能导致血脉雝结,不如暂且出去透透气?”

 

我想也没什么可以发现的,于是点头答应。一行人簇拥着我到了前堂,这里感觉好一些,我驻足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只有筵席几案尚在,虽然色调已经黯淡无光了。苍梧君解释道:“我只把先君的遗骨重新殡殓了一下,其余的东西概未动过,就希望它能保持被盗后的原样,方便使君勘察,以发现线索。”

 

我点点头,又顺便走进两边的耳室。耳室比主墓室还要狭小,勉强能直起腰,头顶几乎贴着耳室壁了。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寻常陵寝的耳室都是储藏器物的,但是这两个耳室中,各放着两具漆棺。我询问地望着苍梧君,他知道我的意思,说:“使君可能有些不解罢,我们苍梧的葬俗和中原颇有不同。先君殁后,几个夫人哀痛不胜,相继自杀以殉先君,寡人于是把她们棺殓,破例随先君一起安葬于此。”

 

他的语气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骄傲,好像这四个女子能葬在此墓中是一种殊荣。这算什么殊荣?一个人死了,厚葬薄葬又有什么意义?我向来不信人死后可以升天的说法,也不相信死人还能继续享用随葬的车马财物。人无论贵贱,死了就都是一样的。蝼蚁尚且贪生,不到万不得已,谁又会自杀?那四个薄命的人,显然是被迫殉葬的。这种荒鄙野蛮之地,果然不沾王化,当今圣天子地位尊崇,比他一个小小的苍梧君高贵何啻百倍,可是也从不曾逼迫婢妾殉葬。他们这些蛮人,真可以说是为所欲为了。

 

“这些棺木里的葬具没有被盗么?”我问,因为我看见一具棺木的盖上有明显的斫痕。

 

他道:“当时全部被打开,里面的随葬物品一盗而空。我觉得这样让棺盖大开,对四位太夫人不敬,才让人合上的。”

 

“尸骨没有遭到损坏罢。”我问了一句,我知道有些盗墓贼喜欢凌辱女性尸体。

 

他迟疑了一下,生硬道:“还好,没有。”

 

我又举灯在地上认真照了一遍,这次在棺木后面发现了一支鎏金的发钗,尾部打制成凤鸟形,从做工看,似乎算不上如何精致。我把金钗递给苍梧君:“这是府中的么?”

 

苍梧君的脸色似乎有些异样:“应该是罢,大概是贼盗洗劫棺中随葬物品时,不小心遗落的。”



[1] 耳室:主墓室两旁的小屋子,因像耳朵一样而得名,功能主要用来储藏随葬器物。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