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鹄奔亭(7)  

2008-09-09 11: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所在的望楼,可以俯视亭舍墙外的大路,如果有可疑人经过,立刻就可以发现;有可疑人敲击亭舍的大门,更可以事先警觉。按说这个亭舍,应该随时派一个人在楼上巡视,以备非常。当初建望楼的用意,大概也是为此罢。我猜原先是配备了这个人手的,只是大概如龚寿所说,苍梧民风纯朴,少有贼盗,才裁撤的罢。

 

此刻,耿夔指给我看的是朝着亭舍方向走来的几条人影,总共四个,包括一个小孩,两个女子,加上一个老父。其中那个老父推着一辆鹿车[1],车上盖着暗黄色的油布。两个女子中,粗壮的那个抱着一个小女孩,柔弱的那个,肩上则背着什么东西。四个人身上虽也披着油布,但裙摆紧贴在腿上,显然全身都湿透了。雨下得如此之大,那点油布是不足以掩体的。我看见他们的脑袋朝向亭舍,停住了脚步,好像互相商量了几句,然后推车上坡,来到亭舍前,啪啪啪地敲门。寻常时日,亭舍门白天一直是开着的,今天下着瓢泼大雨,所以连门都懒得开,也算是为了安全。傻子陈无智大概正在烧饭,厨房的烟囱炊烟袅袅,不理会漫天的雨丝。在此荒郊野外,这点人间气息似乎显得有些诡异。一般来说,吃完晚饭,聊一会我们就该就寝,躺在床板上,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等待第二天的黎明到来了。

 

在薄暮的山间,虽然有雨声作为遮挡,敲门的声音仍特别响而凄清。

 

这几个人不是官吏,按照规矩,不应该让他们进入亭舍。国家设立亭舍,是为了方便过往官吏住宿和文书投递的,如非特殊情况,普通百姓不享有这项权利。但现在天快黑了,又下着大雨,这么孤苦伶仃的几个人,又怎么能拒之于外呢?

 

耿夔问我:“使君,是不是放他们进来?”

 

我正要吩咐他去让龚寿开门,却看见龚寿已经撑着一把金黄色的油伞,跑到院子里,隔着院门大喊:“什么人,请报上姓名爵位官职,有何公事,可有州、郡、县官署准许居留亭舍的文书?”

 

那个老父嘶哑着嗓子叫道:“报告亭长君,小人是广信县百姓,原住高要县孝义里,因为投奔亲戚,想迁居广信县合欢里,有高要县廷发给的迁徙文书。小人等不是奸人,请亭长君发发善心,让小人父女几个在此歇宿一夜,至于宿食费,小人是一定会给的。”

 

他的声音非常大,我听得很清楚。我看见龚寿迟疑了一下,又大声道:“不行不行,不是我曹[2]不讲仁义,只是律令规定,非来往官吏,一律不能接待。尤其像我们这种山野小亭,存储的粮食不多,位置又很险要,不敢随便留陌生人居宿。”

 

老父无奈地望着身边的两个女子,这时,那个肩上背着东西的女子也柔声叫道:“亭长君,请开恩放我们进去罢。我曹也知道朝廷律令,只是现在情非得已,朝廷一向爱民如子,特殊情况,也不是不能通融的。我曹带有一个女童,她已经被雨淋得生病了,请亭长君开恩,妾身给亭长君道谢了。”虽然隔得远,又有雨声的遮蔽,她的声音仍然很清楚,特别好听,像黄莺的鸣啭,听上去年纪不过二十出头。

 

龚寿挠挠头,好像颇为踌躇,并把头转向我所在的望楼,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耿夔也劝我道:“使君,这女子一家可怜,不如让他们进来避雨。”

 

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会做恶人呢。于是我站了起来,攀着望楼的栏杆,大声道:“ 龚君,让他们进来罢!”

 

有了我这句话,龚寿不再犹豫,麻利地打开了亭舍的门,还殷勤地帮他们把那辆鹿车抬了进来。



[1] 鹿车:古代的一种独轮小车,因窄小才仅容一鹿而得名。

[2] 我曹: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