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鹄奔亭(24)  

2008-10-13 11: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耿夔摇摇头,道:“不是,只是因为何晏心中升起的那个疑团,让我好不心悸。”

 

“什么疑团,有如此可怕?”我感到奇怪,“你的脸色都变了。”

 

耿夔强笑道:“何晏突然想到,这个小女孩当年和他玩乐时,还不过三四岁,如今数年过去,身材似乎丝毫未长。虽然嬉戏打闹一如当日,而举止动作,总觉有些不大妥贴。”

 

“岂有此理。”我不屑地笑笑,“难道这小女孩是鬼不成?何晏为了逃脱罪责,想编套鬼话来让我们相信,这种伎俩,实在太不高明了。”我这时已经猜到何晏想编什么故事,顿时觉得索然寡味。

 

耿夔道:“我开始也这么想,不过何晏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表情之惊惧,绝非可以装出。我真希望,他的表演伎艺已经远超郭大耳。如果不是,那着实有些恐怖。”他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郭大耳确实不但擅长说唱,口齿便捷,尤其是讲故事时,模仿故事中各人语气,惟妙惟肖,说到高兴处,欣喜之态可掬;说到恐怖处,真若白日见鬼;说到愤怒处,头发似乎可以竖起;说到悲伤处,瞬间能够涕下。不要说长安旗亭中妇女孺子,就连公卿将相之家的妇女,也皆为之动容。郭大耳的伎艺是并世无双的,难道何晏也有这种本事?我以前审讯的盗墓贼中,可从来没有这般厉害的角色。

 

耿夔见我不说话,问道:“使君还要听么?”

 

我笑道:“当然要听,不然怎么断这件狱事。”

 

耿夔道:“看使君的面容似乎索然寡味……过了不久,一群人该寒暄的也寒暄完了,夜色愈发深邃了。阿娥父母和姊姊、姊夫都劝何晏早点休息,他们也要安歇,于是个个告别,抛下他们俩回了自己房间。何晏感到奇怪,他们为何不给他另外安排一个房间,难道默许他和阿娥同宿?这时阿娥过去关门,再给他宽衣解带,两个人跌倒罗帐,又极尽温存……事后何晏感觉不胜乏困,很快沉沉睡去。半夜醒来,何晏觉得口渴不已,于是点灯倒茶,突然发现帷幕后的墙上画着大幅的壁画,壁画的内容,使君猜是什么?”

 

我心里突然又升起一团火:“我不想猜,快说。”

 

耿夔也不卖关子了:“原来是关于小吏送葬,主人拜见泰山府君[1],驾龙升仙的内容。”他的嗓子有点颤抖,虽然我已经猜到,但内心犹且不免有些惊愕,因为他的表情让我觉得,何晏对他说这番话的时候,肯定惟妙惟肖,足以让他坚信为真。我不由自主地复述了一句:“升仙图?”

 

耿夔点头道:“是的。他说,其中一幅壁画上画着一个人架着九条龙的云车,在天上驰骋。九条龙颜色各不相同,尤其是中间一条龙是五彩的。这让他当即感到心胆俱裂,这种升仙图,一般只出现在墓室中,当地官吏富户建造墓室时,经常请工匠绘制的。他心中狂跳,回望帷帐,阿娥仍在熟睡,他脑子里一瞬间电闪雷鸣,想起了刚才脑中的诸多不解之处,为什么会在野外道上突然遇见阿娥,为什么阿娥的母亲那么热情,为什么阿娥的父亲没死,为什么她的外甥女身材高度没有丝毫变化,为什么他们会留他在阿娥房中,毫不介意。对,有鬼,他们一家肯定已经死了,而他自己,今晚来到了鬼窟。可是,这个墓室为何如此豪华,他们虽然有钱,又怎么可能住上如此豪华高等的墓室?他的第一念头是逃跑,可是念头甫出,却发现两腿发软,根本挪不开脚步。他不想死,于是摘下头上的发簪,掷向阿娥的床边,嘴里诵读咒语,这是他从本地流传的《诘咎书》上学来的,是专门对付鬼怪的方法。也许这些祖先积累的方法和咒语果然有用,他很快镇定了下来,感觉恢复了行动能力,抬腿想跑,可是又担心吵醒女鬼阿娥,只好轻手轻脚挪到门边,打开房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娥在后面唤了他一声:‘何郎,你要去哪里?’”

 

虽然明知是假,我仍旧被耿夔的复述吸引了,他讲得真是跌宕起伏,悬念不穷,我由衷夸奖道:“我以前还真没发现,你简直可以媲美郭大耳的说书才能了,跟着我当掾属,实在有些吃亏。”

 

耿夔笑笑,继续道:“何晏吓了一跳,好在他急中生智,找了个借口说:‘我突然有些腹胀,大概是刚才饮酒太多,需要出门方便一下,你继续睡罢。’”

 

“这算什么好借口,房间里难道没有马桶么?”我奇怪道。

 

耿夔道:“使君有所不知,原来何晏有个毛病,拉屎一定要去屋边野地,在马桶或者在圂厕中拉,都很不习惯。这个怪毛病当初传遍闾里,周围邻居尽人皆知,阿娥也不陌生。所以听何晏一说,阿娥也就理解道:‘这么晚了,我这里你也不熟,不如我陪你去罢。’”

 

“哈哈,女鬼缠身,想跑都不能,看他怎么办。”我不由得叫了起来,又立刻很羞愧,我还真把断狱当成听故事了。

 

耿夔笑道:“大概使君要失望了。何晏自然要百计劝说阿娥,自古女人谁不吃男人这套?在他的哄劝下,阿娥答应让他一人去,只是要他快去快回。他满口答应,开门穿过堂上,又抖抖索索打开堂门来到院中,还好,院中一片死寂,没有仆人守卫。那些姹紫嫣红的花草,在月光下犹自隐约可见,又有萤火虫上下翻飞,不怕露重翅湿。他还能闻到露水的清香,但是毫无欣赏的兴致。他一边不停念着咒语,一边像飞一样跑到院门口,推开大门,面前是一片平原广隰,在月光下泛着银色的光泽。他不再迟疑,立刻发足狂奔,周围的草丛不断在脚下掠过,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才瘫在地下,呼呼喘气。这时,他发现天色熹微,回望草丛苍茫,一无所见,前面不远处,则微微展现亭舍望楼的轮廓。他二话不说,又发足跑到亭舍前,披头散发地疯狂敲门。亭长安置了他,他在舍中稍微歇息,又一口气爬到亭舍的望楼上,遥望自己刚才跑来的方向,依旧是丛林草莽,杳无边际,昨晚所见的高堂美厦、紫闼玉堂,果然渺无踪影,他确确实实是遇到鬼了。”

 

我摇头不语,突然想起一件事,也不由得有点心惊:“你刚才说,何晏看见其中一幅壁画上,画着一个人架着九条龙的云车,九条龙颜色各不相同,尤其是中间一条龙,青黄白黑赤,是五彩的?”

 

耿夔道:“是的,使君怎么了?”

 

我心中当即把何晏的玉佩,和苍梧君的墓室联系起来了,因为耿夔刚才描述的,正是我在苍梧君的墓室里看到的。那棺室的墙上确确实实画着掾吏送葬图、主人拜见泰山府君图和驾龙升仙图,尤其是九龙中间一条是彩色的,让我印象尤深。我寻常不曾见工匠这么画过,记得当时还问苍梧君,这样画法可有什么寓意?他说,不知道什么寓意,但他们族人传说,五彩的龙代表五行,更容易引导灵魂升天。

 

这个何晏,肯定就是盗掘苍梧君墓的盗贼了,我心里想。在京师的时候,常听见官吏讲一些过往狱事,其中不少是盗墓案。京师多王公巨卿,北邙山上坟冢累累,不知道下面埋藏有多少石砌宫殿,宫殿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金银玉帛,自然更不知道让多少盗墓贼为之垂涎不已。中都官每次捕获盗墓贼,那些盗墓贼都会编个类似的故事圆谎,说什么自己以前曾救过某人,前几天突然在路上遇到一故交,将自己带进一个华丽宫室做客,主人发现自己正是以前的救命恩人,于是嫁之以爱女,赠之以金帛。后来一梦而醒,发现昨日所住的宫室,竟是王公贵戚之冢墓;而他们所赠的金银细软,却尚在手中。官吏们初闻此事,还信以为真,为之感泪承睫,慨叹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心怀仁义,必可打动鬼神,于是不但不治这些贼盗的罪,反而称之为义士,礼送出府。后来此类狱事愈来愈多,供述却大同小异,官吏才疑其非实,案治之后,贼盗往往伏罪。只是我原以为只有京师贼盗才会如此奸滑,像交州百姓这样醇厚朴拙,应该想不出类似的诡计,没想到我真是低估了他们。 

 

耿夔见我不说话,问道:“使君,此事如何处置,使君还要亲自拷掠吗?”

 

我摇头道:“这种愚蠢的狱事,还需要刺史亲自动手么……你自己处理就行了。”我这么说,其实有点不忍心再看见何晏,他活不过今年冬天了,我吩咐耿夔:“他肯定还有同伙,一定要想办法问出来。”

 

“那也许必须动刑了。”他说。

 

我默然,一会我扬手道:“你看着办罢,只要把这个事情解决……不过,最好采取别的办法。”

 

耿夔笑了笑:“好罢。”



[1] 泰山府君:秦汉的人认为,人死后都会魂归泰山,地府由泰山府君管辖。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