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苍蝇王子和蛆公主(5)  

2009-01-13 14: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至国王子在悬泉旅店整整躺了九天,一直虚脱得像一张揉皱了的卫生纸,每天只能靠喝一点糖水维持生命。好在他平时吃的食物是特供,没有掺杂三聚氰胺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身体底子好,所以虽然泄了好些天,精神却还不颓。第十天一早,他感觉自己好些了,爱情的力量让他挣扎着爬上他的马,奋力向西极国驰去,在午后时分终于赶到了西极国,一声高呼,挽救了上百个巫师的性命。

 

国王大喜,赶紧让人放了巫师们,把王子抬起来,迎到公主的寝宫去解救公主。

 

此刻公主的寝宫里,侍女们惊慌失措,她们被告知,马上就要看到公主化成苍蝇了,而且永远不会再回头,个个泪流满面。因为这个公主心地善良,平时对她们都特别好。她们经常听说二公主的侍女因为一些小事遭受鞭笞,宫中的侍女长还经常威胁她们,如果敢不听话,就把她们分配到二公主身边去。那和这里,简直有天堂和地狱之别。往常她们就靠公主护着自己,自从公主和东至国王子订婚后,她们更是充满憧憬,盼望着作为陪嫁侍女去东至国,个个嫁个东至国帅哥,夫妻双双一辈子侍候公主。谁知厄运突然来临,公主竟然会变成蛆,而且马上要化成苍蝇呢。所以寝宫里哭声一片。

 

与此同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群苍蝇,也不嗡嗡乱飞,都把身体横七竖八地贴在玻璃窗上,深沉地往里面看。赶它们走,很快又飞回来了,还是老样子贴在玻璃窗上,态度深沉。侍女们见状,又是悲恸又是恐惧,难道这群该死的真苍蝇,真想把她们的公主当成同类带走吗?而且,她们发现一个个头极大的苍蝇,好像有一种王者的气象,在众蝇的拱卫下几次落在公主的蚊帐上。侍女们用拂尘赶它们不走,只好动用苍蝇拍,可是每次一落拍,拍死的总是些小苍蝇。这个有王者气象的苍蝇干脆飞到蛆公主的身上,让侍女们投鼠忌器,无可奈何。有个侍女伸出纤纤玉指去弹它,它马上又翩然起飞。等你想挥拍,它又在蛆公主身上着陆,让人好不烦闷。好在这时,东至国王子到了。

 

王子看见蛆公主,白胖白胖地在床上蠕动,下半截身子已经结了一层朦胧的壳,看来离成蛹不远了。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看到这种景象,他也不由得泛起一阵恶心。上帝,怎么会这样?他强行压住胸臆间的翻滚,国王等一干人都满怀希冀的眼光看着他。此时王后脸色凝重,奇怪的是,她此刻的心情并不是愤怒,而是感动,她爱看书,《格林童话》看得滚瓜烂熟,知道不少这类王子和公主的烂事,可是从未亲见过。她常常被那些幼稚的故事感动得珠泪零落。似乎得承认,如果起初是她确实恶毒地促成了公主这一悲剧的话,现在她的良知开始发挥作用了。她想亲眼看到公主在王子的亲吻下复苏,回到原来的美貌人形。她将从心底里祝福这对美妙的可人儿结合,就算公主比她再漂亮,她也不想嫉妒。她想亲眼看见爱情战胜魔法,这不正是她为之午夜梦到千回的爱情吗。那是上帝加给她的美好品性,她怎么能辜负。所以,她的嘴唇在微微翕动,她想说,王子,你吻啊,快吻啊!

 

可是王子辜负了她的期望。他跪在床前,俯下他苍白的脸庞,伸出他没有血色的嘴唇,向公主雪白滚圆的身子吻去,眼看离公主的肌肤还有一公分,突然,他的两肩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房间里立刻充斥着胃酸的气味,王子喷出了一股暗绿色夹杂着乳白色的胃液和食物的混合体,几乎全部把蛆公主的身体裹住了。接着,王子长叹一声,身子一软,倒在床前,昏迷了过去。

 

国王气得脸色铁青,疾呼御医来救护王子,尽快把王子救醒以便解救公主。御医摸了摸王子的脉搏,摇摇头说:“王子已经休克了,短时间内很难醒来。”

 

国王暴跳如雷:“他要是醒不来,我就让你马上醒不来。”

 

御医吓得满头大汗,对着王子,又是吸氧,又是热敷,又是掐人中,折腾了十几分钟,王子依然像一滩软塌塌的大便纸一样,毫无起色。御医发抖地提出一个建议:“陛下,不如把公主抱过来,强行放到昏迷王子的唇边,也许就可以解救公主。”

 

国王急道:“对,我怎么就忘了这点,赶快把公主洗净,抱到王子的唇边来。”

 

可是这一招竟然没有作用,公主白胖胖的丰满身躯,紧贴着王子的嘴唇,身在在王子的唇边蠕动了几个来回,也没有变回原来那个光彩照人的公主。国王用他绝望的目光望着御医,御医哭道:“陛下,不是小臣的错。王子看见公主就吐了,说明他已经不爱公主,就算他醒来吻了公主,也不会有用啊。望陛下明察。”

 

侍女只好把公主放回床上,蛆公主丝毫不以为意,在王子喷出来的胃内容中抖了抖身子,探出了尖尖的头部,然后来回游弋,同时疯狂吞噬。很快,她的身体的壳逐渐布满了全身,而且从以前的朦胧变得越发清晰,色调也逐渐加深,很快成了黑色,接着,公主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她成蛹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