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考试恐惧  

2009-12-18 16: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晨醒来,觉得很困,又蒙上脑袋继续睡,迷迷糊糊就进入了梦乡。我梦见和一个大学同学到处找考场,似乎却是考中学的科目,梦境真是丝毫不讲逻辑。

 

在校园转了半天,最后在一个老师的热情带领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考场,但转而又忧心考试怎么过关。因为我记得自己没有复习功课,而要考的这个科目几乎全是要背诵的。我害怕试卷拿到手,一道题也答不出来,于是考场还没到达,一着急就醒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做类似的梦,十几年来,我都不记得自己做过多少次。醒来之后才会额手称庆,自己已经再也不用参加任何考试了。而逃脱考试的惧怕,之所以至今犹会时时出现在梦里,大概除了证明自己是一个差生,没别的原因。韦庄有一首写梦境的《女冠子》是这么说的:

 

咋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

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他写的梦境是美好的,和我相反。我要给他修改一下,以合乎自己的心情:

 

今日平旦。枕上分明梦见。跑多时,考场天涯远,心中暗苦悲。

考前未复习,捧卷必呆痴。觉来知是梦,喜滋滋。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自己还是个优等生,到了初中,第一回期中考试,第一堂是考《政治》,拿到试卷完全傻了,尽是填空、名词解释、问答,根本答不出来。几天后,我们做课间操之时,班主任朱老师走到我身边,满面失色地说:“你怎么搞的,作为一个副班长,政治只得了36分。”我的课间操动作顿时停止了,羞惭得手脚不知怎么放,苍天啊!怎么没人告诉我,《政治》这种科目,是要死记硬背的。

 

那次的《生物》科也是如此,不及格。乃至后来有一次我上生物课迟到,那个女老师要我罚站,而听同学检举我竟然是副班长,大吃了一惊,犹豫半刻,竟然免去了对我的惩罚。

 

死记硬背以应付考试的方法,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逻辑,因为上小学时没有一门课是背诵的,可那时次次几乎都是满分。中学,你他妈的真是与众不同。我那时想。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也不该两次犯同样的错误,当然,蠢货除外。我感觉自己并不蠢,于是期末考试之前,我也效法同学狂背,那当然,我洗刷了期中考试的耻辱。

 

有时检点自己曾经做过的噩梦,我发现除了遇见蛇,和从高楼上摔下来之外,对考试的恐惧绝对可以排到第三。但据说前两种恐惧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深植于人类的基因之中,封存着原始人在狩猎时代的记忆,那时人类没有鞋子,毒蛇是人类巨大的天敌;而狩猎之追逐免不了会让人失足坠入深渊,从而逐渐集聚起人对于高山深壑的恐惧。而考试给人带来的恐惧,肯定是文明达到相当程度之后对人的驯化,野蛮时代是不会这样的。我怀疑再过几万年,即便考试制度已经废除,人类也会时时被手捧试卷的噩梦所惊醒,那时他们可能会莫名其妙,不知所以,就需要人类学家回溯人类的历史,去解答他们的疑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