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楚汉争霸(41)  

2009-12-21 13: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邦要拜大将的消息立刻像春风一样传遍了军营,所有大佬都很兴奋,史书上说:“诸将皆喜,人人自以为得大将。”估计自我期望值最高的是曹参、周勃、樊哙等几位,毕竟很早就在丰沛街上紧跟刘邦,膂力也不错,无论比功劳还是友谊,都非他们莫属。

 

但是他们想错了,当韩信被赞礼官宣上台接受大将印信时,他们一个个都长大了嘴巴,怎么回事?这不是那个粮食局局长吗?他一个臭管仓库的,怎么当上了大将?于是纷纷鼓噪起来:“大哥,这人我可认识,是咱们区粮管局的……”

 

刘邦虎着脸骂道:“吵什么吵,粮管局的怎么啦?人家苏联唱歌的还可以当将军呢。再吵全部拖下去打屁股。”

 

毕竟是军营,不是开玩笑了,众将都不敢说话了。韩信喜滋滋地接受了大将印信,礼毕大剌剌地坐在上座。刘邦就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拜你为大将,其实寡人也不情愿,但经不住丞相一个劲地说你有才华,现在寡人就想请将军展示一下,不过分罢?”

 

韩信笑道:“一点都不过分,要不然我好意思享受这么高待遇吗?”

 

刘邦点头:“嗯,这话实在,给你高薪就要对得起高薪。”

 

韩信说:“很快你就会知道,我的要价并不高。”

 

刘邦惊讶地说:“我给你的可是大将。”

 

韩信不搭话,从腰间抽出一支笛子,支支吾吾地吹了起来。这支笛曲调子开始很急促,最后很悠扬。刘邦觉得怪好听的,就没有打断他,等他吹完了,才意识到有点不对,想破口大骂,把五十年来所学习的有关生殖器的词汇全部喷涌而出,但一低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礼服,像个绅士的样子,只好强行压住气,问道:“小韩,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军队可不比苏联,没有文工团,不招唱歌将军。”

 

“大王知道这支曲子叫什么名字么?”韩信答非所问。

 

“什么名字?”刘邦问。

 

韩信道:“叫《搞定项羽》,实话告诉你,我有充分的把握可以帮你搞定项羽。”

 

刘邦被他脸上坚毅的神情打动了,欣喜地问:“怎么才能搞定?”

 

韩信把笛子插回腰间,道:“用常规办法搞定,当然不可能。大王你自己掂量一下,要比勇猛、剽悍、仁义、威强,比得过项羽吗?”

 

刘邦想,这家伙说话还真直接,要是碰上一个袁绍那样装逼的主子,你丫还有命吗?好在我是个泼皮流氓出身,这些虚文缛节一概不在乎,于是老实承认:“都比他不上。”

 

韩信夸奖道:“祝贺大王,一点都不装逼,肯承认自己的不足。我也觉得大王比他不上。不过,我认为大王也有项王不具备的优点。我曾经侍奉过项王,那家伙确实勇力非凡,一声大吼,能把上千壮士吓得两腿打战,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这只是匹夫之勇,不足以成大事。他为人虽然残暴,但对手下士卒那可是真好,恭敬慈爱,不停地唠叨抚慰,像老太婆一样。看见人生病,会流着眼泪跟人分食;但是有些方面小气得要命,人家有了功劳,印信拿在手上把玩,角都磨圆了,还舍不得颁赐给人家,这就是所谓妇人之仁,怎么能驱使真正有野心有才华的人为他卖命呢?巨鹿一战,他威震天下,诸侯皆受其驱使,他却不知道占据关中这么好的形胜之地为王,而跑回彭城那种四战之地,可谓愚蠢;他封自己的亲信为王,又把原先的诸侯王驱逐,而立他们的下属为王,不公平;还把义帝放逐到郴州,大兵到处,城邑无不残灭,让百姓失望。他虽然号称霸王,实际不得民心,不过是一只纸老虎。如果大王能够重用天下勇将,谁能抵挡?按功行赏,不吝啬,功臣谁人不服?凭借战士想东归故乡的心情作战,敌国之兵谁不惊惧?尤其如今统治三秦的将军章邯等人,起先率领关中子弟东出函谷关镇压义军,战死者不可胜数;又投降项羽,被项羽坑杀关中兵二十万,虽然项羽强行任命他们为三秦之王,关中百姓却对他们恨得咬牙切齿。大王在关中的时候,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群众都自发牵着牛羊到军营来劳军,至今关中百姓还偷偷传诵《沛公是咱们自家人》,百姓日夜盼望大王能够回到关中做王。按照义帝之约,关中本来就该是大王的,大王没有得到关中,关中百姓无不深深遗憾。只要大王肯下决心,通电收复故土,关中很快就会望风归附。”

 

刘邦大喜:“真的,我有这么厉害?刚才我还真有些沮丧。”

 

韩信鼓励道:“相信我,你比我说的还要厉害。”

 

得到这么大的鼓励,刘邦精神抖擞,开始调兵遣将,做好进攻关中的准备。他留萧何在南郑搞后勤,把四川、重庆的粮食全部调拨到前线。这年八月,率领军队由故道出发,向关中挺进。

 

所谓故道,在褒斜道的西边,它的北面是陈仓(今陕西宝鸡市东)。相传韩信这时还向刘邦献了一条计策,派樊哙率人去修复烧毁的栈道,佯示自己要从褒斜道进击,迷惑章邯的守军,这叫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但是正史上没有这个记载。章邯得到刘邦军从故道进击的消息,立刻率兵到陈仓堵截刘邦,但奇怪的是,他原先骁勇的战斗力完全消失了,被刘邦杀得大败,逃到好畤(今陕西乾县东),停下来和刘邦再战,又败;继续逃往国都废丘(今陕西兴平),刘邦率军把废丘团团围住,同时派遣其他将领攻打关中其他地方,塞王司马欣和翟王董翳都识相地相继投降,事情果然如韩信所料,不费吹灰之力就攻下了关中。要说得民心者得天下,这话当然是胡扯;但失民心者,不出纰漏便罢,一旦出了纰漏,马上会一败涂地,这是肯定的。想章邯当年是何等骁勇善战之人,出关三年,东征西讨,诸侯之军无不披靡。若非遇上项羽,谁能是他的敌手?而今却轻易败在刘邦手下,显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刘邦大喜,随即派军队四处出击,略定陇西、北地、上郡,又派薛欧、王吸率兵出武关,。薛、王两位沿武关进入故南阳郡,也一路顺利,南阳全郡大部分落到了刘邦手中。这时他们遇见了一位熟人,这个人叫王陵。

 

王陵原先也是沛县的一个大流氓,资历比刘邦还深,刘邦见了他得叫大哥。后来刘邦起兵了,他不服气,自己拉了一支队伍到处征战,可是没混出来,只好带着几千人在南阳地界观望,如今看到刘邦的兵出关,要和项羽争天下,他终于想通了,不能老揣着以前的资历不放啊,虽然刘邦当年管自己叫大哥,但时移世易,人家已经混成了诸侯王,自己还是一个土匪,不服气不行。他马上通电宣布归附刘邦,刘邦很高兴,封他为大汉革命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去沛县把自己的父母和家小接出来。由此可见刘邦泼皮到了什么地步,自己的家小都在敌占区,他竟然敢反叛,根本不把亲人当一回事。

 

项羽总算回过神来了,发兵屯守阳夏(今河南太康),项羽的军队可不是吃素的,立刻阻止了刘邦军队东进的步伐。与此同时,项羽立刻将王陵的老妈捕获,当王陵的使者到项羽军中时,项羽让王陵的母亲坐在上席,表示很重视,希望王陵归顺。王陵的母亲偷偷送别使者,哭泣着说:“帮老妾我传个话给王陵:一定要好好侍奉汉王,汉王是个忠厚的人,一定可以夺取天下,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三心二意。我今天就把这条老命自己了断罢了。”说罢拔出剑就自刎而死。项羽大怒,把她的尸体架上火煮得稀烂。看来王陵的老妈还挺有性格的,不知道她为什么对刘邦这么忠心,也有可能是史官的粉饰,毕竟最后刘邦胜出了,什么都得按他的意思写。

 

项羽又拜原先的吴县县令郑昌为韩王,原先的韩王成因为没有功劳,项羽虽然名义上还封他为韩王,实际上没有准许他之国(到封底去上任),一直留在自己身边,废为穰侯。

 

这时陈余也牢骚冲天:“张耳和我功劳相仿,现在项羽封他为常山王,我却只兼三个县的县委书记,这公平吗?我不服,要向项羽讨个公道。”他派自己的心腹张同、夏说去游说田荣:“项羽宰割天下,太不公正了。把他的亲信将领都封到膏壤之地,旧诸侯王都迁徙到穷山恶水。比如人家赵王歇,一世贵胄,却被赶到代地去,太让人气愤了。我听说大王起兵讨伐项羽的不义行径,希望大王能资助我一点兵马,让我进攻伪恒山国张耳,把原先的赵王请回来。赵国一旦复国,就可以和大王共同抵御项羽的疯狂反扑,请大王三思。”

 

田荣想,我一个人抵抗项羽确实难,有陈余帮忙就太好了,当即拨了一些兵马给陈余。陈余大喜,征发自己管辖的三县兵马,加上齐国的援兵,突袭恒山国。张耳率兵迎击,不胜,大败而走,向西一路投奔刘邦去了。刘邦刚刚把章邯围困在废丘,在废丘城外隆重接待了他,指点江山道:“你看,章邯蹦跶不了几天了,项羽也一样,我一定帮他报仇。”

 

那边陈余则迎回代王歇,重新立他为赵王。赵歇很感动,把代地封给陈余,让他也过过做王的瘾。陈余接受了,但觉得赵国新立,基础未稳,留下来辅佐赵歇,而让夏说代替自己去代国,以相国的身份守卫代国。

 

张良见项羽留着韩王成,把郑昌派来做韩王,自己复国无望,对项羽也恨得咬牙切齿,巴不得刘邦来为自己出气,听说项羽准备全力对付刘邦,他马上给项羽写了封书信,信里说:“据说刘邦只想要回自己应得的关中地,如义帝所约,没有更多的欲望。”又大肆渲染齐国反叛的危险,把齐国和赵国交通往来的书信打包寄给项羽,说这两国正密谋联合灭楚,危险性比刘邦大多了。项羽看了书信,相信了张良的话,齐、赵威胁在近,刘邦的威胁在远,还是解决近的威胁要紧,就不再理会刘邦,部署军队准备亲自率兵进攻田荣。

 

说起来项羽还真有点傻,刘邦的军队都进入南郡了,还相信他只是想要回自己的关中就满足。

 

这时北方的燕国也不宁静,原燕王韩广被项羽迁徙为辽东王,但他死活不肯去上任,新任燕王臧荼忍无可忍,将他击杀,把辽东国并入自己的疆域。项羽则逼义帝去郴州上任,义帝也不肯去,但最终拗不过项羽,怏怏地出发了。项羽身边的人见他对故主竟然这么绝情,都有些心灰意冷,渐渐找借口开溜。项羽倒不在意,密令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在路上劫杀了义帝,将尸体扔进了长江中喂了鱼。接着又杀掉了韩王成,躲在韩地的张良一看韩国没指望了,一溜烟逃到陕西去正式投奔刘邦。刘邦刚刚全面占领了关中,见到张良特高兴,封他为成信侯,一起进攻河南王申阳,申阳投降,刘邦将河南国置为郡,本来想派张良率兵去收复韩国旧地的,但张良这家伙长得女里女气的,身体柔弱,经不起长途跋涉的辛劳,于是拜故韩襄王的孙子韩信为太尉,进攻阳城。韩王郑昌见抵抗不住,也赶忙投降。于是刘邦封韩信为韩王。

 

很快就到了正月,项羽的兵力部署完毕,还没意识到刘邦才是劲敌,全力北上进攻齐国,在城阳(今山东菏泽东北)和田荣军接战,田荣当然不是项羽的对手,逃往平原(今山东平原南),大概田荣也不得民心,当地百姓把他杀了。项羽于是立田假为齐王,继续进兵到北海。如果这时项羽聪明点的话,就应该抚慰齐国百姓,赦免战犯,给田荣降卒发路条路费,同意他们回家,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将局势稳定下来。最聪明的办法是武装他们上战场去打刘邦,让他们互相消耗,可谓一石两鸟。但项羽屠夫心态发作,选择了最坏的一着,把田荣的降卒全部坑杀,所过的城池,老弱妇女全部掳掠,城郭全部夷为丘墟。这样打仗哪里行?你要这么干,至少也要得到局势稳定下来,把劲敌全部消灭了再说,那时屁民就算有什么不满,也没脾气了。而现在北有赵国,西有刘邦,你这么做不是太早了点吗?齐国的屁民们于是相继反抗,躲进深山,开展起了对项羽的游击战争。

 

与此同时,刘邦在西边一日接一日地扩大其战果,他进攻北地,俘虏了雍王章邯的弟弟章平,彻底断绝了废丘城中章邯的内援,又从临晋(今陕西大荔东)渡过黄河,进攻魏国,魏王豹举手投降,率兵跟从刘邦征伐,又南下进攻河内的殷王司马卬。而大约在此前,司马卬听说刘邦欲东,早就识相地通电宣布反楚,项羽听说了这个消息,问:“谁帮我去把殷国收复?”

 

帐下有一个人大叫道:“末将愿往。”

 

项羽一看,这个人是自己的上卿陈平。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