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一张床  

2009-05-11 13: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段时间,和我同住一间集体宿舍的是个艺术系的老师。我们两个人的床相距不到五十厘米,他的电话很多,整个晚上都和不同的人煲电话粥,直到子夜来临,我呵欠连天地关掉台灯准备睡觉,他的通信也终于告一段落,开始把蚊帐放下,研究他的电影艺术。他的设备是一个袖珍型的电视机,一个更加袖珍的DVD机,放在床尾的一个小几案,三者一连接,就变成了一个小型电影院。起先他还不戴耳机,理由是没有。我只好说:“明天我去给你买一个。”他倒是不肯受惠,很快从不知哪个角落翻出一副耳机戴上。声音的骚扰虽然几乎消失,但是电视机灯红酒绿地闪烁着,小小的宿舍变得光怪陆离,也颇为搅扰睡兴。没几天我终于投降了,决定躲到办公室去过夜。

 

但是我们办公室所在那幢楼晚上是不许留宿的,所以我买了一个折叠小床,叫一个朋友帮忙从窗口抬进去。非常满意。每天我都呆在办公室里,那时候单位处于瘫痪状态,没人来管。十一点前,我准时熄灯,将办公室门反锁。因为大楼十一点关闭,保安会在楼内巡逻一遍,拧拧门把手,看是否有门未锁。有几次我听见拧门的声音,都屏住呼吸,害怕他开门进来。好在这种情况未曾发生过。

 

有一天那栋楼发生了盗窃案,于是开始盘查严了起来,每天进楼要出示证件,我只好早一点熄灯把门反锁熄灯。总以为没什么问题,但我们那间办公室旁边是动力机房,机房隔壁的小屋里住着两个工人,都四十多岁,有一个还戴副眼镜。这两个人看我极其不惯,因为他们说我关门声很大,影响了他们休息。实际上那个门正当风口,大多是被风吹得反撞的。这两个人天天窝在角落里管机房,有点神经质,我也不愿招惹他们。谁知这次他们开始报复了,很快保安找到我,说有人反应我躲在办公室过夜。

 

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每天在十点左右假装出楼,然后绕到办公室后面,从窗口爬进去。有几天就这样安然无事。我深知这样爬上爬下的辛苦,还有被误认为是盗贼的危险。只是太害怕宿舍那位艺术大师了,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当然,如果校内的保安有枪,我是绝不敢这样冒险的。

 

可最终还是露馅了。有一天晚上,大约十一二点,保安们已经巡视过大楼,估计已经睡了。我正迷糊欲进入梦乡,突然窗口射来几道闪亮的手电光,伴随着声音的召唤:“里面的人,出来,我们知道你在里面。”这只有在反特剧里才看到的景象,没想到落到自己身上。我开始还想装不在,以为他们喧嚷一阵子也就离开了。谁知这回他们不依不饶,手电光在黑暗中扫射个不停,像二十世纪福克斯楼上的灯塔。而且呼唤声越来越激烈,同时还想起了拍门声。我知道这次的潜伏失败了,只好拉亮电灯开门。那个戴眼镜的机房工手里攥着一根手电筒,兴奋地嚎叫:“我说了吧,他肯定在里面,从窗口爬进去的。我观察他好几天了,早上没看他进楼,中午却见他出楼。”

 

保安倒没理会他,对我说:“老师,我们的制度,不能让大楼里有人留宿,请你谅解。”我也无话可说,想想自己也不是列宁,没必要夸奖他:“你做的很对,小伙子!你对工作很负责任。谢谢!”保安叫来了一辆校内巡逻车,把我的被子抱上车,押解着我呼啸驶向我的宿舍。

 

我又重新走上了被艺术大师折磨的历程。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