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富人为什么抢着把女儿嫁给泼皮(完)  

2009-07-17 11: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乍一看,嫂子的这句话有点矛盾,既然承认自己的小叔子是吃糠咽菜,那就不该后面兜头一句,有这样的小叔子,不如没有。这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大嫂说的是气话,她知道家里好吃的都被自己老公留给小叔子吃了,吃糠咽菜的是自己两口子。第二种,说的是事实。陈平这厮懒,不干活,才把家里搞得赤贫,乃至于只有天天吃糠咽菜。

 

这位大嫂也可怜,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后果。这话马上就传到她老公耳朵里去了,老公大怒,当即写了一张休书交给她:“你不知道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吗?”当然也可能他老婆挺乐意,反正离开这个穷鬼家,还可以另嫁,随便换一家也不会比这家差。

 

转眼陈平也到了娶妻的年龄了,和刘邦一样,也没人理睬他。史书上说的是“及平长,可娶妻,富人莫肯与者,贫者平亦耻之。”和刘邦一样,他也想娶个富婆,可是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他跟刘邦还不同,人家刘邦好歹是个黑社会头目,他陈平虽然不干活,天天在外闲逛,也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但从史书上来看,还没有混出个名堂来,比如至少政府没有雇他当公务员,他有什么资本?不过你还真别说,由于他的流氓性格日渐显露,加上长得又帅,他的好运还真就来到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所在的乡叫户牖乡,乡里有一个富翁叫张负,他有个孙女,接连许嫁了五次,还没过门,未婚夫就莫名其妙挂了,最后搞得没人再敢跟她下聘,转眼间就要变成剩女。但是陈平这个泼皮不怕,他对这女孩动起了脑筋,开始往外传风声,非此女不娶。有一天,邑中有户人家办丧事,陈平也跑去帮忙,打算混碗肉饭吃。我们知道,以陈平的家境,要想常常吃上肉,估计不太容易,而办丧事的人家,多少也得买点肉菜招待客人,当然就把好吃懒做的人都吸引去了,这种情况在现在的落后农村,估计也很普遍。我有个朋友说,去年过年,他老婆的一个亲戚死了,被邀请去助丧。亲戚家在湖北一个农村,倒是很讲客套。筵席的原木桌上有一盘油汪汪的红烧肉。客人们都很矜持,等着我这位朋友先下箸,这是当地的礼貌,客人不动筷,怎么也不能先动。我那位朋友开始很奇怪,明白了原因之后很感慨,真是“礼失求诸野”啊,他眼泪汪汪地伸出筷子,准备先夹一筷子菜,宣布筵席考试。但是他的筷子还在半途,突然无数双筷子如乱箭一样突然伸了出来,等我的朋友反应过来,那盘油汪汪的红烧肉已经空了,他只好错愕地撤回筷子。原来田野里礼是还保留的,但因为仓廪不实,只能摆摆样子。这还是发生在今天和谐社会的伟大中国,在伟大光荣正确英明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早已步入了初级发达国家的行列,电视里每天都有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仆从国都对我们伟大的祖国的光辉成就又恨又妒,而农村犹自如此,何况水深火热的秦代。陈平等人想去混碗肉饭吃,又有什么好指责的。傅立叶说,玻璃商大概希望每个家庭的窗户被人砸烂,棺材商希望家家户户死人,陈平会不会这么想,我就不知道了。

 

总之陈平每天去得最早,回来得最晚。张负作为乡里父老,当然也去了,大概听到陈平的名声,就想顺便看看这家伙长得怎么样。哪知一看就惊呆了,靠,怎么长这么帅啊。陈平似乎也发现张负在看自己,愈发挤眉弄眼,搔首弄姿,把张负看得抓耳挠腮。陈平见有戏,心中大喜。回家的路上,张负一直尾随他,越走越胆战心惊,原来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背靠外城的棚户区,所幸是黑夜,没有衣衫褴褛的儿童到处跑来跑去。陈平家穷得别说防盗门,连普通门板都没有一块,只用一张破席子挂起来当门使。当然,这样家庭也确实用不着要门,毫无意义,小偷进去偷什么?有人常说,五六十年代社会风气真好,那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其实把他用时光机送到陈平那个小区,他也能看到类似场景,不能说明什么。如今我们家家户户虽然有防盗门,窗有防盗铁栏,像个监狱似的,但证明各家多少还有些家当,是不是。

 

不过陈平家虽然穷成这样,门口却有横七竖八的车辙。这就奇怪了,就好比现在一个穷鬼家,门口尽是小轿车的轮胎印,注意,史书上说的是“多长者车辙”,那时的长者,都是有身份的人,非小轿车不坐,什么大卡车,拖拉机,统统靠边,而且小轿车的牌子不会差,起码在四环素牌以上。这些轮胎印说明什么,说明这穷鬼竟然真有不少像样的朋友。写到这里,有人肯定要嗤笑我,你不是说穷人只有穷朋友吗。对不起,我可没说死,我说的只是百分之九十的穷鬼没有富朋友,只有其他百分之十,富人肯去拜访,说不定有别的原因。至少有一个疑问你没法解释:既然他陈平富朋友这么多,怎么就没人带动他陈平也共同富起来呢?

 

话说张仲回去后马上跟儿子张仲说:“陈平这小伙子不错,我决定把孙女嫁给他。”

 

张仲可能比较老实本分,听到这话懵了:“什么?陈平那家伙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大家背地里都笑话他,您想把孙女推进火坑啊?”张负的回答有点强词夺理:“人家长得那么帅,怎么可能长期贫贱?”张仲想说:“长得帅有个屁用,他那张脸能当银行卡刷?”但终究没敢说出来,任由老爹做主,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陈平。张负考虑得倒还周到,怕陈平没钱办不起酒席,还特意借钱给陈平,孙女临出门的时候,还谆谆告诫:“别因为老公穷,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哦。一定要侍奉他哥哥像父亲那样,嫂嫂像母亲那样。”

 

和张耳、陈余、刘邦一样,陈平自从娶了这个富家女,再也不穷了,史书上说他“赍用益饶,游道日广”,也就是说,因为有了钱,结交的酒肉朋友越发多,身份地位也上去了。有一次小区祭祀社神,还让陈平当社宰,给大家分祭肉。所谓祭祀社神,也就是土地神,是当时的一种风俗,每年要祭祀两次,乞求土地神保佑。之后要把祭祀的肉割成一块块的,分给参与祭祀的家庭,吃了祭肉的人都认为能沾染到福气,有些毫无地位的穷鬼,想吃根本没可能,只能出钱买点内脏打打牙祭。操刀分肉的那位,就叫社宰。也许以前分肉有不平均的情况,这次陈平做社宰,却分得相当平均,大家都很满意,说明他是个当屠夫的料。小区的老头子们都夸他:“阿平真能做,分得这么好。”陈平愈发得意,赤着膊慨叹道:“他妈的,要是让我来宰割天下,肯定也像分肉一样。”

 

这句话说明什么?原来陈平这厮想当政客,想宰割天下。这也正常,不老实本分干活的人,都基本上想奴役别人给他干活。张耳、陈余、刘邦,加上他陈平,莫不如此。有些蠢知识分子提起陈平这个流氓来,还颇为神往,比如民国时有个人取名“林宰平”,显然就是来自这个典故。可怜的家伙,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一个读书读迂腐了的人,还想宰割天下,要知道,那都是流氓才能办到的事啊,他以为自己是谁呢。我历来听见读书人取什么“周翰”“国桢”“国维”“宁人”这种名字就好笑,都是些自以为是的货。

 

后来陈平果然参加了农民起义军,给刘邦除了不少阴毒的主意,这是题外话,也不多说了。

 

最后总结一下本文主题,富人为什么抢着把女儿嫁给泼皮呢,是因为他们虽然有钱,但在一个丛林社会没有保障,只能寻求和流氓结亲保得平安。一个丛林社会将产生怎样的后果呢,将会流氓当道,道德沦丧,无法无天,优汰劣胜,最终整个民族堕落成一个劣等民族,最大程度上的劣等。丛林社会最盛行的是侠客思想,实际上就是流氓思想。中国的侠客,本质上是流氓。你看金庸小说里的这个宗那个派,谁做过一点正经事?可是他们却有的是钱花,那些钱哪来的?只能是通过各种暴力手段巧取豪夺来的。司马迁常说侠客能急人之难,但这个人得是和侠客有关的人,什么朱家救季布,那是因为季布也是流氓,互相之间惺惺相惜罢了。如果你是种田佬,望穿秋水也等不来一个侠客帮你。

 

然而中国人仍有很深的游侠情节,其缘故在于自我麻醉,就像《聊斋》里落魄书生时时幻想有鬼狐化成的美女,来给他们红袖添香。中国人之所以盼游侠,更在于中国自古以来的政府就是最大的黑社会,相比之下,还没混进政府的小流氓相对来说还不那么讨厌,他们转而希望这些流氓来就自己脱于水火,建立一个相对合理的新政权,最后当然只能落空。所以盼侠客,本质上是中国人一种痛苦无力的表现,因为不能掌控自己命运的痛苦,这样的一个民族用侠客来意淫麻醉自己,完全能够理解,因为确实不这样就了无生趣。但是某些蠢货竟想把侠客推广到世界上去,就不免笑掉人的大牙了,侠客江湖,在西方人发达国家文明社会的人看来就是黑社会,一个健全的民族,试问,谁会去崇拜黑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