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楚汉争霸(11)  

2009-09-09 11: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文率领第三方面军,一路向西进发。天下已然大乱,很多人都无心种田,尤其是那些平时好吃懒做的二流子,更是巴不得乱起来,可以趁机加入各种队伍打家劫舍,如果有幸活到革命胜利,甩掉农村户口,娶个年轻漂亮的城里妹妹,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岂不美哉。所以周文的军队一路走,一路都有人参军,人数越来越多。当初陈胜把留守的军队都交给了周文指挥时,大儒孔鲋还劝陈胜:“大王,我虽然是个人文知识分子,热爱和平,但平时也有点军事爱好,订了好几年的《世界军事》。我听兵法上说:不恃敌之不我攻,恃吾不可攻。也就是说,不要指望敌人不来攻打我,而应当依仗自己强大,让敌人觉得没能力跟我们叫板。现在您把军队甚至武警都派出去了,城内仅剩下一群交通警,万一敌人来了,您能依靠这些交通警保护您么?”

 

他的劝谏也算苦口婆心,天鹅王却不当一回事,轻松地回答:“寡人起兵不过几个月,天下就闻风响应,秦国各地城邑望风而降。我看那个死皇帝快差不多了,哪有能力派兵打到这来?再说,我的军队,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您老人家一个人文知识分子,就别操这份心了。打仗,可不是您的长项,您订了那么多年的《世界军事》,又有什么用?书被他们烧光了,还不是只能躲在被窝里意淫革命?我呢,只上过小学三年级,只读过几本语文课本,不就揭竿而起了吗?所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读书,我不行;干革命,你不行,天下兴亡,还得靠我这种实干家啊。您放心,我个人还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将来天下太平了,给您个文化部长当当,不会亏待你。”

 

孔鲋无话可说,眼睁睁看着周文带着所有的兵扬长而去,但那也不过五六万。等到周文一路招兵,打到函谷关下时,已经翻了三四倍,足有几十万,兵车千余乘,大大超过编制,应该称之为第三集团军了。

 

我们知道,函谷关是秦国东面的著名的天险要塞,当年五国联军约为合纵,几次大败秦军,最终却只止步于函谷关下,从未踏入过关中一步。函谷关一向有秦国重兵集结,居高临下,关下深谷如函,也就是像一只深邃的匣子,两面都是光溜溜的悬崖,人站在谷中,仅看见高高的崖壁上的四角的天空,连蚂蚁爬在石壁上也觉得头晕,军队要进攻,只能挤在羊肠小道上向前推进,可见其险峻。

 

然而这一切对周文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他的声势浩大的集团军不是当年面和心不和的五国联军,而是同仇敌忾的奴隶,他们像食人蚁一样抱成一团,万众一心,齐齐发出愤怒的吼声,前赴后继爬上了关口,嘴里喊着“乌拉”,于是函谷关像发生了故障的电梯似的轰然陷落了。

 

函谷关陷落的消息传到咸阳,二世这才从沙堆里扒出愚蠢的脑壳,召集群臣商议,大家一筹莫展,军事世家蒙氏杀光了,王氏还有一个王离,驻扎在边境,其他郎卫、公子也清洗得差不多,朝中几乎无人,仅剩下李斯、赵高这对人渣掌权,他们聪明是聪明,可都不走正道,玩玩政治权术还可以,打仗哪懂?好在这关键时刻,一个章邯的人脱颖而出,开始走上了秦末战争的辉煌舞台。

 

章邯当时官为少府,所谓少府,也称小府,是秦国官职名,主要掌管皇帝的私人金库,当时全国河海山泽的收入全归皇帝私有,而帮助皇帝打理着一切的,就是少府。现在文明国家不可能有这个官职,所以找不到类似的名称来对应。如果放在某些独裁国家,党产也来自于国民赋税,可以称之为党产部部长,这是我编的名称,主要为了让现代人明白,不一定确切。有学者认为,周文军攻破函谷关时,章邯当时正在督建骊山陵墓的地上工程,也就相当于秦始皇纪念堂之类,同时还督造烧制兵马俑,听到消息后马上回咸阳。当然这只是猜测,总之章邯当时建议:“陛下,强盗们已经来了,要征发近县百姓从军抵抗,只怕来不及。骊山和阿房宫的劳改犯比较多,不如赦免他们,发给他们兵器,让他们帮忙抵御。”

 

二世无法可想,答应了,当即任命章邯为大将,下令立即停止工程,把劳改犯(刑徒)、黑五类(奴产子)全部武装起来,东进迎击起义军。

 

与此同时,周文的集团军碾着秦军的尸体早就蜂拥地越过山口,一路马不停蹄,过胡、宁秦、郑等县,很快就到达了离咸阳不远的戏水岸边,但是章邯的劳改犯军已经在隔戏水对岸严阵以待了。

 

在戏水岸边遥望,本来可以看到咸阳鳞次栉比的宫殿,那恐怕是当时世界最大的宫殿建筑群,沿渭水两岸,天桥凌空,南北连绵不绝,以漫天的黄土为陪衬,雕梁画栋,粉彩黛白,恍如梦里。作为大秦帝国的首都,咸阳市没有城墙的,因为它觉得没必要。强国只会进攻,何须防守?战国时代的燕国,城墙有四十米厚,是当时最厚的城墙,但燕国正好是最弱小的国家。这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只有最胆怯最没有自信的国家,才会像猪狗一样造个篱笆把自己圈起来。然而时移世易,当年最强大的秦国如今也面临最危险的时刻,竟被农民军轻易攻到了首都郊外,二世一定很后悔没有早点给咸阳筑城。不过说实话,如果真的碰上天怒人怨,城墙筑得再高,也没有什么意义。

 

对他来说,要苟延残喘,赦免劳改犯主动出击是最佳良策。

 

在骊山和阿房宫劳作的劳改犯和民工,最多时达到了七十万,那时就算没那么大规模,三四十万人还是有的,至少可以和周文军旗鼓相当。除此之外,秦国的正规军至少有五万人驻扎在咸阳,这些人天天练习射箭,是秦军的精锐,章邯又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在他的指挥下,正规军和劳改犯军联合对周文的军队发动了攻击。五万人的精锐天天训练,确实非同等闲;而劳改犯、黑五类们刚得到二世的赦免,战斗积极性空前高涨,恨不能马上斩首立功,来报答恩重如山的秦政府。在他们饿狼般的冲击下,从未打过败仗的周文军开始溃不成军,撒腿就跑,只恨爹娘没多生两条腿。

 

如果当时有一个国际军事观察员,就驻扎在渭河南岸不远的地方观看这场战事,他会发现一个很生动的画面。前些天,他才看见如林的屁民军沿着渭河南岸从东向西狂奔,个个精神抖擞;现在同样是这伙屁民们,又迫不及待地踏上了归途,只是个个面无人色。如果他熟悉中国国情,将会得到一个生动的比喻:农民军就像一群进城务工的无证摊贩,被秦政府派出的城管大军追逐得鸡飞狗跳,他们奔跑的狼狈样子,就连上帝看了也会黯然神伤。

 

章邯军这么一追就追了数百里,一直将周文等人赶出了函谷关,才停住脚步。关下有一个叫曹阳的小县,周文发现章邯没有再追的意思,这才惊魂稍定,下令驻扎下来,埋锅造饭。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人霸占了房子的可怜人,练了一点肌肉就回去寻仇,起初一切顺利,把对方家的老弱妇孺揍得哭爹叫娘,谁知最后那恶男回家了,左右开弓,打得自己招架不住,只好退了出去。但究竟不甘心,就在对方房子外搭了一个违章建筑,天天窥视,希望那恶男再一次外出云游,自己有机可乘。

 

可是恶男章邯没有这么蠢,他收复了函谷关,之所以没乘胜追击,是因为后续兵力还没到来。而且马上十月份了,要过新年了(秦国以十月为一年之首),先把年过好了再说。同时手下这帮劳改犯、黑五类临时凑齐的部队,用起来不是很放心,还得继续征发有良民证的百姓从军才是良策,于是他紧闭城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关中的秦国老百姓不断扛着武器,推着小车来函谷关汇合,章邯看着人员和辎重源源不绝来到,心中颇为喜欢,在十二月的某天,他站在城楼上下令:“开关,出击。”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