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楚汉争霸(48)  

2010-01-18 11: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楚兵确实厉害,仍旧采取攻势,数次出奇兵断绝刘邦的粮道,让刘邦十分头痛,和郦食其商量解决办法。郦食其献了一计:“当年商汤伐桀,封其后裔于杞;周武王伐纣,封其后裔于宋,这都是收买人心的好办法。秦灭六国后,诸侯社稷相继倾覆,如果能够重新封那些人后裔为王,他们一定亲附,这样仗也不必打了,楚国一定会追慕风仪,敛衽来朝。”

 

由此可以看出,郦食其这家伙本质上并非纵横家,而是儒家知识分子,非常迂腐。他幻想回到春秋时代,诸侯间以礼相待,不相互侵伐,这是战国时代儒家说烂了的东西,毫无新意。事实证明根本是行不通的。且不说秦国成功兼并天下,证明了封建诸侯已经过时;项羽名为霸王,宰割天下,岂不就是基本按照分封制来的,而立刻又陷入诸侯交征的混乱状态,说明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方压倒东风,绝不可能再彬彬有礼地和睦相处。

 

刘邦也被郦食其说糊涂了,马上说:“很好,快点刻诸侯王印,派使者出去分发。”

 

郦食其马上喜滋滋地去找铁匠铸印,不一会张良来了,刘邦正在吃饭,叫他:“来,小张,老郦刚给我出了个主意。”他把情况一说,张良大惊:“啊,哪个傻逼出的馊主意?陛下真要这么做就完了。”刘邦说:“咋了?”张良一把抢过他的筷子:“我一条条跟你说。”

 

张良开始大放厥词:“当年商汤封桀后,周武王封商后,都是在能充分搞定敌人的前提下做的,试问你现在能搞定项羽吗?天下流氓都聚集到你的身边,离乡背井,九死一生,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能立功,将来裂土封侯,吃香喝辣,欺男霸女,世世享福吗?你现在却想立六国之后,他们还有什么想头?肯定会纷纷打铺盖卷回家,侍奉家乡的主子去,谁跟你去打天下?而且楚国现在依旧这么强,立了六国,他们还不是见风使舵,跟着强者走,谁记得你的恩德?你要这么做,真的就完蛋了啊。”

 

刘邦当即跳了起来,把满嘴的饭吐到地上,骂道:“儒生真他妈是傻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差点坏了老子的大事。快,把新铸好的印销毁了。”

 

尝到了拉拢英布的甜头,刘邦觉得这样比和项羽死磕合算,就去请教阴谋家陈平:“还有什么好计策。”陈平说:“好办,再拉拢项羽身边其他的亲信,拉拢不了,也要离间他们。当年秦国之所以能灭六国,靠的可不仅仅是军事力量,其实阴谋发挥的作用更大。”

 

刘邦大笑称善,当即给陈平批了张条子:

 

财务处:

 

立即拨给陈平专款资金黄金四万两,任他恣意花费,不用实报实销,张口就给,花光再给。

 

                                         大汉国国王:刘邦

 

陈平很高兴:“大王,你放心,你的每一分钱都不会白花。”

 

拿到钱,陈平找来一批贪财的破皮无赖,进行秘密培训。制定了八项组织纪律:

 

 

1、一切行动听指挥,深入敌军内部散发谣言。

 

2、基本工作方法:深入楚国士兵群体的时候,假装毫不经意地散布谣言,其他同志要及时附和,扩大谣言的传播范围。

 

3、每发布一条谣言,发薪金五毛,多劳多得。

 

4、谣言散播员互相监督,互相竞争,但不许互相诋毁,恶性竞争。

 

5、谣言散播员要善于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最好是学会楚国话,捏造一个在楚国的故乡和童年经历,如果捏造不出来,可以向组织申请,组织会代为捏造。

 

6、灵活性与原则性相结合。有时也要相应传播一些真消息,让人真伪难辨。

 

7、散播谣言员要立场坚定,头脑清醒,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

 

8、贪生怕死,泄露机密,出卖同志者,父母妻子将会被我们斩首。

 

这些人经过严格培训后,纷纷打入敌后,到处散播谣言,说项羽手下的大将钟离眜等人自恃劳苦功高,却一直没有封侯拜相,裂土称王,特别不服气,他们已经秘密投靠刘邦,准备联合起来消灭项羽。这些谣言虽然没有让项羽完全信以为真,将钟离眜等斩首,但确实增加了他们之间的不信任感。

 

很快就是四月,春暖花开的天气,楚兵渡过了寒冷的冬天,像惊蛰苏醒的动物一样,发动了对刘邦军队的大扫荡,一路连捷,围住了荥阳城。刘邦傻眼了,太大意了,没想到楚国人这么猛。他派人出使楚营,向项羽请求讲和,声称荥阳以西属于汉朝,以东全归楚。项羽觉得要彻底干掉刘邦也很困难,颇有些动心。范增赶忙劝他:“别,上次鸿门宴的时候,没有干掉刘邦,已经悔之不及了,人不能犯两次同样的错误,这次千万别再让那流氓跑了。”项羽也感到羞惭,后悔上次没听范增的话,于是加紧进攻。

 

刘邦急得要哭:“怎么办?难道这次真死定了。范增这个老不死的,真是老子的克星。”

 

陈平站了出来:“那个老不死的虽然聪明,不幸的是却辅佐了项羽。除掉他也容易。”

 

刘邦转悲为喜:“小陈,有计策快讲。”

 

陈平说:“大王假装和项羽继续谈判,等项羽的使者来,你们都听我安排,看不搞死老范。”

 

没几天项羽的使者进来,陈平赶忙命令摆上太牢,也就是牛头、猪头、羊头一起上,这是那时候规格最高的国宴。项羽使者见了很高兴,规格太高了,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啊。陈平兴冲冲地问:“亚父(范增)他老人家身体还不错罢,我们汉王怪想念他的,希望他稍稍忍耐,干掉项羽后,就给他颁发一级卧底勋章,裂土封王。”

 

项羽使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在下是项王派来的。”

 

陈平马上假装惊慌道:“那错了,我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原来是项王的。快,盘子撤下。”从人立刻上前,把牛头、猪头、羊头全部撤下,换上青菜豆腐。陈平阴阳怪气地说:“对不起,刚才搞错了,那些菜是要招待贵客的。”

 

楚国使者苦着脸吃过饭,回去后把情况一说,项羽大惊,原来我亲爱的亚父也是个卧底啊。

 

这个故事看过《史记》的人,起初大概都会为陈平的计策叫好,但稍微动点脑子,就发现非常荒诞。范增一直要求项羽加紧进攻荥阳,捉住刘邦,凭什么和刘邦暗通款曲?就算陈平吃准了项羽多疑暴躁,但不会认为项羽智商这么低啊。当年赵王疑心李牧还说得过去,因为李牧率领大军在外,自己控制不了。现在是项羽亲自为主将,范增又不是劝项羽缓兵不击,怎么和刘邦暗通款曲挂得上钩呢?再说刘邦如果和范增勾结而不小心说漏了嘴,岂能放项羽使者回去?一回去范增不就完了吗?这种明显的破绽,也只有白痴才会相信。

 

然而项羽似乎真的像个白痴,史书上说他“果大疑亚父”,亚父劝他再急攻荥阳,他竟不肯。亚父终于也忍不住了,怒道:“天下的事情已经定了(刘邦肯定会把你干掉),君王好自为之,我就不在这打搅你了。”开了一张病假条,写了一张申请,称病请归。

 

项羽还真不肯醒悟,在申请上批复:同意。

 

这两个简单的字将会葬送掉了他自己的江山和头颅。不过他不会知道。

 

范增满以为项羽会挽留他,拿到申请书一看,气得一声不吭,背上怒气郁结,很快长了个大疮,这种疮在古书上叫“背疽”,据有学者说,这种“背疽”,“在现代医学看来是背部发生了大面积急性化脓性感染,是金黄色葡萄球菌侵入多个相邻的毛囊及其所属皮脂腺或汗腺导致的。在今天治疗起来并不困难,用抗菌素和动手术排出脓液,即可望痊愈”,但那时没有抗生素,得了这玩意九死一生,可怜的老革命家范增先生还没走到彭城,大疮毒性发作,蔓延全身,含恨死去。

 

项羽身边最后一个能够说上点话的谋士就这么没了,他的死,暗示着项羽的彻底歇菜。

 

时间到了五月份,楚兵依旧围住荥阳,也不知道刘邦为什么不急电韩信前来救驾,总之他在城内岌岌可危。这时他身边一个将军纪信自告奋勇地说:“不行了,大哥,你是我们大汉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这个世界上少了谁都可以,少了你不行。我长得和你有点像,请让我扮成你,假装突围,趁楚兵追逐我的混乱间隙,你赶紧逃跑。”

 

刘邦一点也不客气:“这个计策不错,不过,你要是一个人出去,楚兵恐怕不信,总得有几千侍卫。可我身边兵已经不多,浪费不起啊。”

 

陈平鲜廉寡耻地说:“这个容易,城里这么多妇女,不能白吃饭,让她们穿上军服冒充士兵,就算被楚人捉去也不怕,妇女留在城内只是浪费粮食。”

 

刘邦拍了拍陈平:“我以为我够无耻,谁知你尤甚。很好,就这么办。”

 

当夜,陈平逼着两千妇女出了荥阳城东,楚兵听说有敌情,齐齐上前邀击,结果发现对方不经杀,一杀一大片,毫无还手之力,尖叫声也有点奇怪,原来是妇女。正纳闷的时候,却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冲了出来,当头六匹瘦马,车舆上方竖着金黄色的伞盖,左边騑马的马轭上插着一柄装饰有羽毛的大旗,旗杆上还飘荡着一条火红的牦牛尾巴,不是刘邦的专车没有这排场。马车夫一面驾车,一面大叫:“城内粮食吃光了,兵也没有了,只剩下妇女,我们汉王决定投降啦!”

 

哗啦一声,楚兵当即呆住了,那份激动实在难以形容,他们离乡背井,跑到这么远来打了这么久的仗,就为了今天。现在敌酋终于投降了,他们可以解甲归田,去安抚家里年轻的妻子,可爱的孩子,年老的父母。刘邦这个人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不喜欢他,但也不讨厌他。他要是肯投降,不再打仗,那是再好不过。于是,他们都停住了厮杀,呆呆的伸长脖子遥望着那辆华车,个个热泪盈眶。

 

督战的楚国将军们也百感交集,擒住了刘邦,不但可以结束战乱,自己还可以加官进爵,这是多美好的事啊。他们都被现场的气氛所感染,将剑还鞘,勒马遥观。整个东门鸦雀无声,如果现场有国际战地记者,一定会被这一幕震撼住,他们会不断地按动快门,记下这激动人心的每个画面。摄像记者则会打开录像机,将他们全部摄入画面,将来在大银幕上投放时,全部换成慢镜头,配上凄美动听的音乐,或者安排一个楚军士卒,扔下手中的长戟,抱住对方的一个女兵狂吻。这张照片一定会登上当年《时代》周刊的封面,称为百年难遇的摄影经典,一切一切的照相经典,都无须来做比方,因为这代表着人类(某些军国主义人渣除外)最向往的境界——和平。

 

战争,永远是人类文明的敌人。我们要作爱,不要作战。在场的每个人都这么想。

 

和平的气氛在人群中默然传递,霎时间涌遍了荥阳城四面的城门,围困城池的楚兵们个个抛弃脸上的愁苦,露出惊喜的表情,没有人带领,也没有人阻止,他们纷纷涌向东门,去领略,去见证和平到来的那一伟大时刻。

 

“万岁!万万岁!”

 

他们突然齐齐爆发出如雷般的生意。

 

请记住,这不是歌颂某个“还想再活五百年”的狗屁帝王,在汉代,“万岁”两个字只是代表高兴!代表他们的心情!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很难过,为这些楚兵,为那些被陈平赶出城充当鱼肉的妇女。他们正在东门欢呼的时候,荥阳城西门悄然大开,几十骑像疯狗一样冲出,城外空荡荡的,只有楚国人的营寨和壕堑,没有人阻挡他们。

 

刘邦就这样拣了一条命,这竖子运气真好。至于身后的荥阳,他让自己的御史大夫周苛、枞公和魏王豹去守卫。周苛和枞公商议,觉得魏王豹屡次反复,不可靠,先把他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