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压岁钱  

2010-02-16 19: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不知道压岁钱这个习俗是怎么产生的,在网上搜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定论。突然就厌烦起来,管它怎么产生的,我又不想泡杯清茶,坐在椅子上品咂祖国五千年优秀的民族文化,也没这资格。因为我既非那种世家子弟,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诗意和灿烂等崇高的东西;又非所谓的学者专家,一天到晚就知道摇唇鼓舌,给全国人民灌注心灵鸡汤。我只想左顾右盼,鬼鬼祟祟地挖挖自己阴暗的感受。

 

据说在南昌,早先体面的压岁钱是一块二毛。原因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时的一块二毛,绝对算一笔巨款。吾少也贱,周围的小朋友无人有幸获得这样巨额压岁钱的,所以这个也没什么可说的。

 

我对压岁钱的记忆是在一个昏暗的除夕之夜,那时的我,大概还是学龄前儿童,在乡下祖母处过春节。老少三代住着一栋地主的大宅子,隔着天井就是大伯和二伯家,只听见他们两堆孩子叽叽喳喳,非常热闹。这是一个难得的酒肉之夜,全年唯有这个时刻,是可以酒足饭饱的。突然,我被一根鱼刺卡住了,祖母手忙脚乱,又是让我咽饭团,又是吞醋,却迄无效果。我于是哭了起来,这时亲爱的祖母就劝慰我:“不哭不哭,婆婆给你发压岁钱。”她把一张揉得皱巴巴的绿色钞票塞进我的棉袄口袋,我那铁公鸡爸爸不知怎么的,也突然大发慷慨,掏出一张同样绿色的钞票如法炮制,我认出它们都面值两毛,于是很快就停止了抽噎,继续吞咽饭团。财富竟可以如此轻松收买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儿童,何况成人?所以,后来我看到岳飞说的那句“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则国事可为”,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可能呢,这不是反人性么?反人性的口号怎么可能实现。

 

上面的故事还没讲完。第二天早上,爸爸给我穿上棉袄,我高高兴兴地把小手伸进口袋,想把玩一下自己的财富,却发现口袋里空空如也。这让我非常震惊,我盯着铁公鸡爸爸,说:“压岁钱呢?”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

 

然而我面前的铁公鸡爸爸恬不知耻地说:“压岁钱?你还真以为压岁钱是给你的?你这么小,要钱干什么?”

 

真是该死,连起码的委婉都不讲。我当即又哇哇地哭了起来。为了这四毛钱,我忍住了喉咙里鱼刺带来的疼痛,最后却两手空空,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

 

从此我对压岁钱不抱任何兴趣。每年他们都会假惺惺地给我,第二天笃定不翼而飞。但我也不能否认,像我这样的贱货其实每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希望在正月初一早上起床时,摸摸棉袄口袋,那几张毛票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当然,希望总是变成绝望。

 

终于到了初中,在妈妈的纵容下,我开始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压岁钱。当然数目只是一元两元不等,有时舅舅也给,加起来就有三五元。总之除夕那天,我就坐卧不安,希望他们的压岁钱早点到账。记得有一年,小舅舅递给我五毛的时候,还解释道:“今年要结婚,开支大,只能给五毛。”五毛钱对现在某些人来说,到网上发张帖子就能挣到,但在1983年,真的算价值不菲。所以虽然我有些遗憾,却仍是高兴的。

 

我仅有的一些课外书,都是通过压岁钱买来的,为此我要由衷的感激我妈妈,没有她,我不能进行自我塑造。而用压岁钱去买那些喜欢的书时,我还得偷偷摸摸地避开那个我应当称之为爸爸的人。虽然我从很早开始,就不再对他用这个称呼。我只是在面对别人指代他时,才不能不启用它(我三兄妹都如此)。当然,我现在也不再恨他了。

 

对压岁钱的最后回忆是大学时,我妈妈那时因长年的劳累,摧垮了身体,不再能挣钱了,也因此丧失了给我过多压岁钱的能力。于是听到同学说,他拿了几百上千的压岁钱,心里再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现在已经轮到我给自己的外甥女和侄女压岁钱了,我希望,他们的父母不要把这钱收走。因为我不想他们小小的年纪,就有被欺骗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