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自行车的故事(上)  

2010-02-22 23: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昌话把自行车称为脚踏车,以前是很贵重的东西。我爸爸在结婚几年后咬牙买了一辆,二八载重型的,永久牌。刚推回来时,身上还到处绑着土黄的硬纸壳。价格,据说要近两百,相当于爸爸半年多的收入。因为那时他是一个郊区小学的民办教师,要搁现在,属于被清退的队伍之列,好在他在八十年代初就补了正规中师文凭。

 

这辆自行车他足足用了二十五年之久,那是他的宝贝。我上初中时,曾经很想骑着它上学,但他不肯。其实我对它很鄙夷,因为它是载重的,在南昌只有乡巴佬才买这种载重的车,他们不是公家人,买车不是为了上下班,顺便在回家的路上买几样小菜,带回家炒着吃。乡巴佬是不买菜的,我爸爸就亲自开辟了一块菜地,每天放学都要在地里侍弄。在绳金塔时还好,记忆中自从搬到乡下,家里就从未买过蔬菜。要是猪肉能从地里长出来,那就算过年,也不用破费了。爸爸有一句名言,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你还想买菜吃,以为自己是工人啊?”我被他问得张口结舌,悲愤不已,至今想起来也如受重创。

 

回到我们的话题上来。乡巴佬买自行车,是为了运货用的,不是为了代步,所以要载重的。因为贵重,所以他们的载重车一般在三角杠处缠满了红色塑料条,银色的轮轴处也经常戴着彩色的塑料环以为装饰,骑动时,轮轴转,塑料环也不停地转,气喘吁吁。乡巴佬之于爱车,真可谓仁至义尽了。我爸爸对他的爱车也曾极尽如此装饰之能事,可我是在城里中学念书的,骑它,怎么丢得起这人?

 

其实我并不需要为此懊恼,因为我爸爸根本舍不得把他的破车给我骑。我只有两次上学实在来不及,才偷偷骑了它去,为了怕同学看见,还鬼鬼祟祟的,羞于见人。就是诸如此类的众多的乱七八糟之事,让我这样一个生下来应该是心理健康的孩子变得神经兮兮,上帝啊,这真的不是我的错。

 

还好我有一个善良的妈妈,她终于满足了我拥有自己一辆自行车的愿望。

 

话说妈妈有一个叔叔,是江西某县物质局的干部,有一天她让我写了一封信,请求他帮忙买一辆金狮牌自行车。因为那时买自行车除了钱之外,还得凭票,没票买不到,而这些对妈妈的叔叔来说,却不是问题。这位叔叔很有能耐,我小舅舅之所以能成为牛皮哄哄的工人,也是靠他帮忙。他高中毕业后,专门去这位叔叔家寄居了两年,据说叔叔家的一切家务杂活都是他做,吃苦耐劳,这样才赢得叔叔的欢心,肯为他走门路。后来我才由此想到古代的贵族家庭,舅舅投奔他叔叔,大概就像做门客或者舍人,“客何能也?”“客无能也,然砍柴担水,做饭打扫,亦不敢居人后。”他叔叔毕竟只是个物质局的干部,志向不大,我小舅舅的才能虽然微不足道,在他看来,也差不多够用了,何况好歹是亲戚。

 

起先我那封遣词幼稚的信一入侯门深似海,杳无信息,我以为没戏了,也无悲喜,虽说算亲戚,但人家不理你是正常的,理你算是恩惠。从小我就明白这一点,倒不必像鲁迅那样日日往返于当铺和药铺。谁知有一天外婆突然传话来,那位富贵叔叔所在单位有车至南昌,捎来了一辆金狮牌自行车,要我去取。

 

巨大的兴奋差点把我击倒了,我下了课急忙往外婆家赶,我生平第一辆自行车在外婆家的堂上默默等着我,墨绿色的二六金狮牌,浑身铮亮。(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