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ijiepeng328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史杰鹏

网易考拉推荐

自行车的故事(下)  

2010-03-01 11: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巨大的兴奋差点把我击倒了,我下了课急忙往外婆家赶,我生平第一辆自行车在外婆家的堂上默默等着我,墨绿色的二六金狮牌,浑身铮亮,仿佛天仙。新车骑动时,后轮轴发出猎猎的声音,宛如天籁。闪亮的钢丝在阳光下闪烁,又好像银盘。第一天骑着它去上学的时候,我左顾右盼,希望同学们都能看见自己,看见自己屁股下的新车。但上学之时,大家有早有迟,相逢的几率较小。那就等放学吧,那时大家蜂拥而出,都会看到的。可惜那天突然下起雨来,下午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过,大家都挤在走廊上,望着闪亮的雨丝发呆,我很想科头出去,冒雨展示我的心爱宝车,但终于鼓不起勇气,只在心里把老天骂了个百转千回。现在想起来真是汗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啊!

 

那时发誓,一定要好好善待这辆爱车,每天把它擦拭得铮亮,估计每个农民娶新媳妇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罢。但只坚持了不到一个月,就自己把誓言践踏了,实在没有心情每天去侍候它。

 

南昌多雨,这辆车大概陪伴了我四五年,就被南昌的雨水腐蚀得差不多了。对它的印象,我获得的那一刻很深,相处的时候则平淡无奇,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资描述,也就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境界。唯一深刻的记忆是,每到冬天,我骑它上学,由于经过一段两面都是稻田的路,四无遮蔽,北风怒号,我奋力蹬车,速度如同蜗牛,仅仅能维持车身不倒。虽然戴着皮手套,而手指依旧如冰,粗重的呼吸不断将冰冷的空气吸入肺部,浑身亦如躺在冰窖。那时虽年当血气方刚,晚上免不了在温暖的被窝里渴望着女人。但这时就算送给我一个漂亮美女,我也无心享用。在寒风下,各种享乐的器官全都似乎弃我而去,整个人变得和微生物差不多,雌雄同体。古人说,饱暖才能思淫欲,诚哉斯言!

 

到我将上大学前,金狮终于年老色衰,不堪任用,我亲爱的妈妈又决定给我换一辆新车。

 

当买金狮之时也,自行车还是很紧缺的东西,否则我不会写信去向妈妈的叔叔求助。凤凰、永久这类品牌,尤其是二六的,都得凭票。等我上大学之时,形势大变,凤凰车已经像青菜一样,被摆到街头上坐卖了。那时南昌街头上个体修车铺门口,就常常摆着一列列凤凰、永久,我在新溪桥商场门口的列肆上挑了一辆凤凰,三百元,比金狮贵一百多。但这时的三百却不能跟四五年前的三百比。

 

据说识别凤凰车的真伪,要看车身上打的凤凰图标数目够不够多不多。我数了一下,方向杠中间,脚踏板两侧都有凤凰,比金狮多,刹车还是鼓刹,一捏手柄,发出尖利的金属摩擦声,比橡皮刹车高级多啦,好听多啦。但我把凤凰骑回家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当年骑金狮的那份狂喜。虽然,一般的欢喜还是有的。

 

接下来的时刻就日新月异,没过两年,我妹妹也买了一辆自行车,但凤凰、永久,她一点都看不上眼,她看中的车色彩鲜红,不知什么牌子,那时在南昌颇为流行,人皆称之为“公主车”,浑身红彤彤的,模样确实有点趾高气扬。她兴奋得不行,和我一样,起初几天每天擦拭得铮亮,但不到一个月,就听之任之了。它身上的红也就一天天黯淡下去。

 

后来我到了北京念书,整个念书期间,没有买过自行车。记得有一次借同学的车,骑着去北医三院看病,回来的路上经过中关村附小,我脑子里在思考什么问题,没发现一辆轿车从巷子里出来,虽然给了充足的时间刹车,但那时我的思绪还在爪哇之国,自行车的前轮直直撞了上去,将轿车铮亮的车门撞进去一个凹痕。我惊醒过来,完全傻眼,作为一个骑自行车的肇事者,我没想到过逃逸。我是不是道德情操特别高尚?不知道,只怕我是知道,想逃逸也逃逸不了。

 

一个中年男人从车里钻出来:“你听见我叫你了吗?那么远的距离,你不管不顾,还能撞上来?”他是来接孩子放学的。最后我把车锁在附近,跟着他上车,去一家汽车修理店。在车上,儿子问父亲:“他是谁啊?”父亲回答:“这位叔叔要跟我们去修车。”上帝!他真有礼貌。

 

七拐八拐,他把车开到了一个钣金店。老师傅知道我是穷学生,很感慨,嗟夫,悲哉!自行车撞汽车,胆亦大矣。“你一个穷学生,不容易,我不挣你的钱,三百块成本价。”感慨完后,他爽快地说。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向同学借钱。三百块那时对我来说,虽然不是巨款,但也不算小钱。我们屋对门攻比较文学的李华川君说:“天下哪有自行车撞了汽车,赔汽车钱的道理啊。”瞧这话说的,太没道理了,是我没头没脑把人家车门撞凹了,那时能买得起车的人,一定比较有钱,也一定把车当宝贝,当然我该赔的。

 

从此后就没再骑车。直到工作后,买了一辆二手的捷安特,只花了两百元,第一次非常惊讶,这车骑起来怎么这么轻便?后来经过捷安特专卖店的时候,才知道一辆新捷安特要卖上千元,比凤凰、永久贵得多,才恍然明白,原先以为凤凰、永久是世界上最好的自行车,毕竟中国是自行车王国嘛,做汽车不行,自行车总不该落在人后,谁知……

 

和以前我始乱终弃的情况不同,那辆捷安特跟了我没多久,就弃我而去。那时我住在北师西南楼,只是上楼拿样东西,下来时车就不翼而飞。我站在那里,失落良久,悲从中来。虽然自认是很看得开的人,如果有钱,一定也能做到千金散尽还复来,但我究竟没钱啊。其时每月工资六百,要买一辆新车都不够。当然你可以说,比你爸爸那时总好多了,至少两个月薪水就能买一辆,可我爸爸那时不是也没这么多小偷吗?他花大半年工资买一辆车,可结结实实地用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呀,一个婴儿都长大成人啦。

 

我只能去买二手车,但仿佛有鬼似的,接连几辆都相继失踪。才知道京城各高校实在是自行车大盗之渊薮,于是心灰意冷,与买车的欲望洒泪诀别。

 

一直到去年年末,我偶然逛家乐福,看到一种很小型的永久自行车,大概是二四的。我想,骑过金狮、凤凰,还没骑过永久,看它形状可爱,不如买一辆回去,晚上可以放到屋里,去单位近,开车没必要,步行又稍远,有这样的一辆车正合适。结果买后发现极不好骑,前轮打足气,没几天就瘪了。机械也不知有什么问题,有一次我骑在校园内,气喘吁吁,实在忍受不了,飞身下车推着它跑,也比骑它轻松多了。现在的车质量都这么差了吗?它可是崭新的永久,当年没票都买不到的呀!

 

还有一个深刻的印象时,春节回南昌,街头已经见不到什么人骑自行车,都是电动车。我妹妹、弟弟已经各自有三辆电动车被盗,但他们都孜孜不倦地买了第四辆。要是在以前,丢失一辆自行车就算倾家荡产,要呼天抢地,如丧考妣。然而我妹妹和弟弟说起这事来,却平淡无奇。“他们用卡车来偷的,有几把锁也不怕,直接往车上搬。”看不出神情有一丝悲痛,仿佛在说电影情节,而且似乎敬佩盗贼们作风的“豪爽”。他们都不是有钱人,由此看来,如今盗贼虽多,治安大坏,但截长补短,社会还是有所进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